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朵文集

moodoor@163.com

 
 
 

日志

 
 

答依堑:作为一个语言工作者中的幸运儿  

2013-04-16 21:30:22|  分类: 日记及书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依堑兄:

  你好!我注意到你来信中提到陈先发、卡佛、舒丹丹,这是一个可喜的现象,说明你关切了诗坛的某种近况,并不是纯粹的隐居者。我有时倾向于认为,了解更多的信息和行情,保有大量的阅读,会让自己少走弯路,也可能越写越好。但要细分人籁与噪音。近两年来,我特意搭建了一个小众网站:元知网(miniyuan.com)。它承载了我对诗坛万象的愿景,也可谓我不定期对诗坛深浅摸底调查的一只铁锚。我期待同行们打开视野,用情专一(有那么一点职业化的意味),专心侍候诗神而不患得患失。没有足够充裕的阅读量,就难以有卓越的理解力、同情心——这是对自我的苛求:我要求自己读得更多更深入,哪怕是读的一些对象过于冷僻。我的阅读还要求以散文的形式来记录自己的观感,从最近几年的经验来看,这种边读边写的形式受益良多。人们误以为我是一个“批评家”,而我更看重的是“诗人”这一身份。也许,我频频对同行作品的发言正是一个吸引人最终注意到我的诗作的策略。他会想,这个人老是对别人的作品说三道四,他自己写得怎么样呢?为了避免营养不良,我也非常重视阅读古代诗人的作品,尤其是以杜甫、陶渊明、李商隐为代表的早期杰出诗人令我内心稳定,觉得在任何一个时代,作为一个语言工作者中的幸运儿(诗人是所有工种中最美妙的)是作为一个人不可多得的志趣。我现在几乎没有其他选择了,除了守护诗神,在这个领域施展自己的抱负之外。读罢你的来信,此刻,我想起了一直以来我对其他同行、友人提出的一个建议:当你觉得哪位诗人的作品有特点、有迷人之处时,最好的办法就是撰文记录自己的发现;要知道,在散文中以无所不能的书面语言来复述自己的感受,一点也不亚于写一首诗。这些散文化的思考最终会倒映在诗中。所以,当你提到雷蒙德·卡佛(我猜是舒丹丹的翻译)时,我好奇的是,你到底怎么想又怎么评价他,为什么不撰文阐述自己的认识呢?在阐述自己对他人的认识时,就包含着对自身写作的解释与反思,从这个角度看,自我才是自我的知音。下一次,我希望有机会再细说你寄来的组诗带给我的印象。

木朵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