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朵文集

moodoor@163.com

 
 
 

日志

 
 

陈律短诗三十九首  

2011-07-30 10:50: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是一个慢调的女声独唱,歌词从头到尾只有一个字,
每次听到这歌,我都很伤感,
觉得人生已经毁了。
有时,我会随着这个女声,大声啊,啊地唱,
有时会流泪,有时不会。

                                                                                    2009-1-13


              



大堂里,那个长得像神的年轻女子久久吻着她的情人,
偶尔分开唇,只是为了更漫长地贴紧。
我静静看着,觉得自己太老了,太老了,
只能用目光无限靠近,无限远离。


                                                                                   2009-1-20



           


等着被她带走。一个清晨,她来了,
我的肉体不再甜蜜,我的生命不再是生命。
但她不知情,以为我爱着她。
轻轻地,她说:永远,我不会弃你而去。



                                                           2009-1-22


    

 

 他和他的心


经常,只有他的心支持他。
他的心,和平、羞涩,爱孤独胜于爱吸氧,
却鼓励他成为一名战士。
然而,与谁战斗?怎样才能胜利?
心并未告诉,也并不关心。
所以,有时,他会把心从胸膛掏出来,
捧在手上静静看,看它凹凸着,在时光中搏动。
纯洁的两位并不知道自己有多雄浑。
                    
                                                               2009-2-12


     入口


雨,像废弃的入口,
不知我在听。
我,坐着,躺着,
心中有烦恶。
                        
一切都不可能有结束。

                                                  2009-2-23






瓜奈里与《希伯来旋律》


近来他不再忧伤了。
因为他又能挣钱养活自己。
就这么简单,没有忧伤就这么简单。
只是,在听这把瓜奈里演奏的《希伯来旋律》时,
他又暂时却永远地回来,
意识到,已经不可能离开这歌。

注:瓜奈里为17世纪意大利伟大小提琴制作者瓜奈里家族制作的名琴。我听到这首用的是一把耶稣瓜奈里。《希伯来旋律》为犹太作曲家和小提琴家约瑟夫阿科隆(1886-1943年)最有名的作品。

                                                                     2009-5-2

           
小棋馆


                  
                    
傍晚,坐在冷清的小棋馆,
                    
他在等人,又没在等。
                    
黯淡的他,多年前来这儿,
                    
只有去年那些爱的日子没来。
                    
但如果明天还能来,他觉得是幸福。
                    
静静地,看着街,他被光晃了一下。
                 
那是冬青树呵,街边黯淡的冬青。
   
                                                         2002-4
初稿,改于2009-5-31




  



深夜,输钱回来,
(他没什么钱,所以数目不大)
为不再那么沮丧,
他翻看起自己的诗——
一首,一首……
真的,每次,他的诗都能把他捞起来,
让他觉得,我至少还是一个诗人。
对生活,照例又有了信心。
嗯,过些天要把钱赢回来。

就这样了,生活。
他认了。
四十岁,已经没有壮志雄心。
甚至,太过了解自己的他会想,
如此放掉这股邪火也好,
成本或许是最低的。
  
                                          2009-10-6
花与黑暗


他常买花。
七天前,买了一束蓝色雏菊。
他觉得,这束纤细的花,
有着不为人知的光线,
比他更安静。
他尤其喜欢和它沉浸于房间的黑暗。
直到,花枯萎了,
他不再觉得它美。
应该,我就是它正在是的黑暗。他想。

                                                     2009-10-17



      
    商业



幻象中,他看见自己——一个穿西服的年轻商人坐在店里,
桌上,一枝金色烛火沉重地燃烧,像献给他一个人的黄昏。
如此,他明白商业进入了诗,或者诗进入了商业。
地球上两种最古老、异质的虚无互为镜像,第一次彼此凝视,
露出同性恋般的美。哦,谁也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此刻,空间的永恒胜过了时间,
辽阔的夜透过橱窗包围着他,又像在独自回忆。

                                                                         2008-6-1


   
而爱会毁了我


这些天,每天都读色情小说,
每天……都很疲倦。
这是因为他有巨大的忧伤。
他深深觉得,即便欲望也比爱更有人性,
而爱会毁了我。

                                             2008-6-26

我决定不屈服于它的美

天色,更枯萎
我咳嗽,克制着
不去爱浮出湖面的舟和舷上的水草
不瞧一眼,怕眼泪太纯净
那种金色,不是化学而是密教
我,决定不屈服于它的美
决定不再见自己
如此,怎可能还有温柔地漫过我身体的明天
重大事件中,惟水声天真、透明
不曾听见一个声音说:请远离一首不真实的歌,请远离……”


                                                                               2008-10-15

   
离开

快睡了,可以不再想死亡
好像死亡从未存在
虽然很多时候静候它到来
噢,世界,此刻回想起来
你就像一个骗子
一颗高贵的心却从未战胜过你
事实上,它搏动着,只是为了离开

                                                2008-12-10

     


在。除了在,此地没别的
没有爱需要的凹凸、缝隙
偶尔,一只海鸥保存下来
精确翱翔着,呼出的气流
与扇动的气流一点点创造
创造什么?除了爱的一切
除了爱的生与死。多年后
它磨灭的尸骨会更深回来
赞叹自己年轻时侯的勇气

                                          2008-12-22

            
不真实



             
很累,已经不可收拾了。
               
这是活该。
               
这辈子,没为他人活过,只为自我。
               
而自我,天真的自我只为诗。
               
               
冬夜,他无助地坐着,
               
希望诗歌女神会现身,
               
给他一点安全,给他一个身体,
               
或者,轻轻告诉他,诗是多么不真实。
               
                                                                    2008-12-23





  



        厌倦了必死的
厌倦了想满足和满足
          厌倦了自我
自我太老了,想死去

                                2008
222





      
黑暗


他梦见自己在一个游泳池游泳
水,让他感到很孤独,像刑具禁锢着他的心
像传说中那座永恒的水牢……

于是,不到黎明,他醒来了
窗外,正在下雨
雨中的竹叶,抚慰黑暗中的他
就这么抚慰着
直至有一刻,他觉得自己真的成了黑暗

                                                      2007
710





            
耗尽


惟有耗尽才能平静。他对自己得出了结论,
就像竹叶落在水上,在另一个平面呈现。
这让他想起,他更喜爱的平静,是一只死蝉。
夏天,他把它从湖里捞起,
摆在书房的一枚松果上,
死亡似乎没有改变它的身体。

物的永恒……只需耗尽。他想,
或许,天堂、地狱的火最终也会熄灭。

                                                       2007
831

 

 

 

   忘 了


                 
然而力量没有出现,无论旧的,还是新的
                  
因为爱吓坏了他,觉得自己或世界不完美

       呵,很羞愧,比男孩还羞愧
         
很多时候,他忘了自己有多出色

心中亮着如此多蓝星
     
像一只细寒的活了亿年的兽
 
他来到穴外,沐浴天光
   
很多时候,他忘了这孤独
                 
或许,无法爱,是因为忘了自己完全能爱

                                                               2009-1-21



                              
迷 茫


                                 
持续地改一首诗。
                                   
慢慢,简淡的句子,
                              
变得像金属。
                              
这让他迷茫。
                                      
这首诗,本该是春天里
                                     
一枝快凋落的月季。

                                                                   2009-10-25



       
生活


               
起得越来越早,在去公司前阅读和写。
                              
两种力都要求这样,说,自由是一种能力,得自己挣。
                          
你说,对,但我只是想生活,在诗和生活中生活。

                                                                                                                                                2009-3-9



                         

 

 

 

 

          保 护
                  

                  
疲倦,他想被保护。
                       
但这是可耻的,不是吗?
                  
整晚,他听卡拉斯。
                       
这个声音再次欺骗了他,
                     
让他从生活逃回艺术。
                       
虽然,艺术无法保护他,
                     
事实上需要他的保护。
                                                         

                                                   2009-5-21



                       
回 答


                      
怎么会这样?
                        
离爱越来越远,
                         
从远,来到更远。
                                 
哦,无法爱不完美的一切!

                                                      2009-9-19

   
遗 忘


他遗忘。
                       
这意味着写诗开始靠空无而非记忆。
       
那么,如何行动?
   
不在时间中。
   
怎样领悟美?
              
事实上,美不再是原则。
言语呢?
               
别纠缠这时髦,终不究竟。
  
最终的真?
  
他会感到,
                 
如果没有其实最具体的空无,
                    
自由是不可能的,而诗是地狱。

                                                2009-9-19



                   
三十多年后重看罗马尼亚影片《沸腾的生活》


     
这是我童年时看的片子。
          
片尾,一个脸孔总在阴影中,
   
然而非常英俊的男人,
独自在海边骑马。
       
音乐,海鸥般盘旋、尖叫。
           
这个男人,这匹马,还有大海,
这种无语、自由,
           
几乎是我一生情感追求的原型。

                                                        2009-9-27


   
穿 过


      
穿过我的轨道
 
穿过我
      
穿过黑暗与光
        
穿过比黑暗、光
 
古老的
              
我无以为名的寂寞的心

                                     2009-9-29

  

 

  或许都错了,一切、所有,
                     
连同作为座标的最遥远的商业大道和最古老的星。
   
而我必定也错了,命定时刻,
   
会举起火炬沿着错走得更远,
穿过商业大道,穿过星,
               
觉得,即便死也是错,而错才是真和天堂。

                                                                    2008-5-23


         

             
我的命运、幸福需要一些常识和运气
   

          
多年后,这个中年男人想回归常识。
                        
因为人生已来到这个阶段——不愿与生活仅仅对抗。
                            
这是更大的冒险:如果做到异质的平衡,如果有这能力,
                             
灵魂会因更单纯登临自然—— 一切都是好的,一切皆善。
              
如果不能,将因拥抱生活而被生活毁灭。
 
或者,侥幸回到从前——
 
只留下通往生活的细孔。
     
是的,终于接受了生活的有限,
                        
如同古人,我的命运、幸福需要一些常识和运气。


                                                               2008-10-8

      

 

 

 

 

 

      天 真


           
刚回来几天,明天,他又要离家
这完全是为了生计
                    
他有些悲伤,因为人近中年,生活仍没安定
  
仍像年轻时,无法解决

                
为了平静下来,他回忆起在家的这几天
               
这几天,他读了色诺芬的《长征记》
       
古希腊人寂静、壮阔的撤退
                             
被一个古希腊人(这支军队的首领)用更寂静的语言
记录,永不会遗忘
                      
使得敏感于修辞的他对命运渐渐又有了信心
      
看上去仍年轻的脸有了光
    
此时,书房里没有镜子
                
否则他会看到他又拿起书的神情——
    
那种致命的专注与天真

                                                          2007
56




               
闻香


                     
一直,他想用一个句子勾勒出竹叶
                 
就像用毛笔。结果,不可能
                           
一片竹叶不可能在他此时的语言中成形

               他的语言还不是一支毛笔

          
但,他仍寻找着那
              
与竹叶相应的似动非动

     青色、狭长
            
有时低垂的尖顶……

                  
才刚开始,会持续很久。
            
就这样,他坐在窗下
                  
慢慢,记起前世曾记起的:
                   
那寂静,和寂静的汉语……”

               
恍惚中,他想点一支香
     
闻香的味道

                                             2007
519


   
空白


           
现在,他活着,没了从前的耗费、紊乱
生活甚至出现了一些空白
                 
他觉得,这空白就像白花,像一些短暂的空白
  
让他接着忘记,甚至,忘记美

                                                        2007
88      

               

               
劝 告


              
他不需要这个劝告。随着日子越来越幽闭
    
他爱上了日子的单调而非丰富
      
单调,就像巴赫的无伴奏大提琴
                  
恒常、低沉,间或悸动、分裂,要我们更忍耐
        
作为听者的他又加入了衰竭、寂灭
                            
于是,写作似乎越来越像是在仅仅安慰或者虐待他的身体
                 
事实是,他还远没耗尽,远没抵近这个乌托邦

他的身体还是海水、核电
            
但冥冥中一种对枯寂的念盼还是告诉他
                        
必须活着时就成为一个精灵,学会抽象、非人地说话
                       
在一个适合学习语言的下午,就像神话中所说的
                              
他调整自己的染色体,让肺(左肺、右肺)、气管、鼻孔
          
全纯净,根据以下这段话调音——

真的,根据观察
   
世上万物都在位移、振动
     
所谓静,一定是超现实主义
                         
只可能发生在天堂,或者一两颗逃出系统的心……

                          
渐渐,他发现这段反系统的话其实兼容于他的身体
              
虽然爱上单调的他已不需要这个劝告


                                                               2007
103      
  
音乐
                                       ——
听巴赫无伴奏大提琴


离一种音乐很近了,真得很近
   
只剩一种音乐与另一种音乐的距离

           
两者都犹豫、笨拙,都是无伴奏,显得悲伤
     
这是因为它们太老了,不知如何结束

                  
哦,两只在自我心中活得太久没有及时死去的恐龙
              
有时,恒常意味着灵魂愿意永远留在大地发酵

是古老的音乐而非古老的爱
       
繁殖着绿色、紫色霉菌,在大地飘散

                                                      2007
96


       

 

 

 

  饥饿艺术家


         
试着放弃幻象,直接在睡眠中唱。
     
完美的声音让他,一个穷人,
       
觉得饥饿,早晨起来吃了包子。
           
那里面塞了很多近来疯狂涨价的肉。
他已记不起唱了什么,
  
比起此刻这种胃的幸福,
                  
放弃幻象,直接在睡眠中唱已不重要,
因为活着,就是诗。

                                                          2007
910
 



      
他发觉自己来到坑底。  
          
坑底平坦、无物,没有缥缈,
            
静得,似被屏蔽,似桃花源。  
  
他抬头望稍远的天,
        
微小赤阳,似丹,似幻觉。
             
一架电子侦察机似乎来自天界。
有点冷的他感到,
 
坑或许已被发现。
    
雷达上的他是条野狗。

                                                2007-9-27



        
我想死后葬在杭州的青山


        
笔法如柳叶、竹枝、松柏
     
玉泉中雄壮游曳的青鱼
           
如湖边那些接吻、分手的情人
        
不辜负西湖对我的情感教育
                
就这样,我要去写一些领悟自然的诗
                 
领悟死亡,进入更广大的神秘与无知
                 
我要学习人如何又成为自然之子

         
我想,这才是我写诗的因果
            
37年后,才明白的一点道理

 假如这是我的命运
 
这一生一世的福报
      
我想死后葬在杭州的青山

                                            2006
429初稿  改于2007.12




            
不 安


            
几天来,我总感到不安
         
我像又回到了年轻时
                       
对命运,对是否会一事无成忧心忡忡
           
这让我更依赖那片阴影
                  
那片阴影,是我的诗、纤美的诗
      
它总从我心头升起
    
又笼罩我的心头
                      
像缥缈的水汽,总笼罩着湖泊、群山
        
但有时,它更像毒品
    
使用完我的生命
 
就随意扔掉

                                                2006
1031


 

 

         情况远不是最糟


                         
这几日,我被生活撩拨得郁闷、燥狂
                   
就像南方烈日下的一间军火库
         
只要再有一丝蒸发
 
就会爆炸
               
黄昏时,面对浑圆的落日
         
我想,这样的结束
           
会有一种原子弹的美
             
我还想起了《水浒》里
          
武松们的快意恩仇
                 
我想,我虽是一介无用书生
          
要为钱四处讨生活
                
但又岂能为生活折了脊梁
                
可终于,我又平静了下来
            
觉得,自己是在人间
    
并没在地狱
        
情况远不是最糟

                                              2006
116




            
写诗


     
在不同的明暗中求平衡
         
一个句子要写几天、几十遍
     
似乎缺陷永远不会穷尽
                 
写诗只是为了消除缺陷,而非抵达美
                
寂静中,心像石头,最缓慢呼吸着
比机器更有耐心
   
渐渐爱上一次次失控
       
精疲力竭时,却感到身体
    
进入了另一个身体
 
就这样,月光下
我们彼此征服
  
互相引领着游戏
开始真正了解
  
或许,开始相爱

                                          2006
1113

 

  评论这张
 
阅读(401)|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