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朵文集

moodoor@163.com

 
 
 

日志

 
 

转寄给游离《西湖》(陈律组稿)  

2011-03-28 22:44:55|  分类: 新诗且新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扶桑的震撼

他写了一首悼亡诗,
晚餐后,要求大家止步听他朗诵。
他解释自己为何会有冲动去写这首诗,
一种复杂的感情左右他、控制他,
但最后,他还是从海啸所预示的
大自然的无情中找到了端绪:
他打开了狭隘的民族主义枷锁,
他说,有必要把那些亡灵当成可知世界的一部分;
但他只称那个受灾的国度为“扶桑”。
他缓慢有力地念着那些诗句,
直至听众震惊于其中激战正酣、排山倒海的气势:
那种能融化冷漠表情的气势,
那种催促任何人沉静下来的气势。
人们几乎是屏住呼吸听他驱赶着辞海。
这一刻,他相信言辞取得了撕心裂肺的胜利。


马拉美的挑选

晦暗的五斗橱旁,
一位美丽的女孩正在阅读。
展会上最亮的一盏灯
照耀着她手里那本马拉美诗集。
我意识到一个绝佳机会,
一个马拉美创造的机会,一个缩短心灵距离的机会。
我跃跃欲试。被激情点燃了。
几次经过那个僻静的展区,
却不敢凑近她——仅仅因为
她读得那么津津有味,
担心她对马拉美的理解
与我存有巨大分歧,而我一片丹心
又不容忍任何妥协。


在麻将房

那位系着绷带、赢了不少钱的女士
尚未经历生育之苦。
她无疑是重复出现在每个下午的牌友中
令无端空气变得多情的源头;
她身上穿戴的织品、饰品
与她匀称的身体融合在一起,
充分展示一个女人一生中最美的时刻。

但无人了解她真正的忧虑,
以及她排忧的渠道;
她似乎并不爱惜这种在外人看来
最巅峰的时刻——长久地把本钱押在赌桌上,
已使她变得憔悴不堪、焦躁不安。

有时,不顾及她的美貌所应允的分寸
频繁说出几句脏话。
她留给他人的美德越来越少,
只剩下不饶人的唇齿。

她的妹妹偶尔来接替她,
但赌客们很难从她的嘴里了解到
哪一个野蛮的男人打伤了她姐姐。
同时,人人都惋惜:她妹妹嫁对了人,
而她通过婚娶来改变命运,已不可能。


彩虹餐厅

他带来新女友:
假睫毛太长,遮没着眸子;
腰线偏高的连衣裙掀起阵阵涟漪,
使得紫色的长统袜扰乱了视野。
我们猜她是妓女,
抵制她却又充满好奇,
在情感天地里,愿意接纳一位被生活蹂躏的弱女子,
以找回豪情万丈的无端气概。
她整个中午都没吭声,
光靠她的肢体语言在人与人之间搭建观光电梯。
她没能反证出她的纯洁,
看起来,她也没有一门特长,
似乎很早就辞别了正规的课堂,
只剩下青春的窈窕与迷离,
而她身旁的那个守护神,我们都了解他的品行;
她只有短暂的爱巢——尤其是她的名字叫“朝云”,
更叫人想起历史的缠绵与教训。


无题

思念的力量产生思想家,
也胜过无礼的东风,
同时,它们还丝丝入扣,
能从春蚕身上觅得句法。

从残花的碎影中
也能找到层层愁云,
而镜子与月光的媲美
增添了向往的尺寸。

蜡烛奉献经验的底座,
只待一个女子堪称寂寞。
殷勤的青鸟适时跳跃,
曾使绝路从山中匿迹。

生活的困难改善旁观者,
看与被看久而久之已无分别。
距离产生的美无端,
武断的夜吟造就人间景观。


诱人的正义

他被告知:他的女儿在半裸演出。
他的朋友们笑他,其中一人还拍打着胸膛;
笑他的穿戴都依靠女儿的赤裸,
一种非法的交易、一个生活的悖论,
然而,他确实穿着得体、
举手投足尽显一个父亲应有的风度,
他的朋友们又不禁赞叹其中的孝心。

他默认老友们的嘲讽,也不免认为他们有一些嫉妒。
在他的内心深处,从不认为
女儿的收入是肮脏的,甚至他对基督也由此
有了不同以往的看法。
如果非要找出一个不当之处,
他觉得那些色情消费者才是有罪的,
而女儿涉世尚浅,至今都是无辜的。


观察的权利

别人写那样的诗,
而他这样写,
没有明确的范例,
在濒临灰心的边缘
重新获得一种兴奋之后,
继续写;也尝试按照别人的样子写,
想成为一个无所不能的人,
却又时时陷入一种甘于沉醉的人
不可避免要碰到的是非纠葛之中。
傍晚,他会认为已写出比过去更好的作品,
但是,代价太大,
因还有最高的任务未完成,远没有达到最好,
他不得不反复看,看有没有好上加好的办法,直到
这首诗写作的背景一一浮现,
各种落笔时的决心被严格剖析完。


爱的诊断

我们在柜台边刚跟护士交谈,
他就开始啼哭,
紧张、余悸、乞求,
安慰的修辞立即令我回想早年的两个场景:
当时我如何挣脱大人的手臂,
试图从诊所逃离;
当时母亲怎样爱、怎样树立威信。
如今,擦拭儿子的热泪
顺带掩饰了这种记忆附加的伤心。


映山红

怒放在路边,红遍了左右。
不过,对于不过马路的人,
它们的荣耀就太小,
刚刚抵消绿化带的谦虚。

本地的特色,并不是;
季节的天使,还轮不上。
它们从矮灌木中露出脸庞,
可能挣不到更大的舞台。

经人一看再看,它们更有面子,
但随后的交相辉映
不是在分享这份赞美,
反倒是拒绝脂粉的推销。

这时,它们焕然一新。
新的定义不是它们的神色,
而是普通人也能愉快接受
它们赤手空拳的拜访。


右倾

他靠在离侧门最近的位置,
静静聆听,没有表示出丝毫不耐烦,
但是,他的身体语言已透露
他在找机会溜走,
他对呆在这里任由光阴溜走
感觉到是在作孽。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