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朵文集

moodoor@163.com

 
 
 

日志

 
 

应韩少君《诗歌月刊》之邀  

2011-03-02 14:11:18|  分类: 新诗且新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理智与情感

我们被反锁在客厅里,
但书与书上的迷醉都在一扇木门后。
这时,我们急切地设想几种撬门的办法,
并想把门的损伤减到最小;
其中一种办法需要一位亲人来用力,
而此前很长一段时间,我们跟他没来往,
彼此之间找不到加深感情的窍门似的。
我们几乎从不重视他,觉得他可有可无,
他不可能对我们的日常生活起作用。
然而,在感到绝望的一瞬间,
我们首先想到的就是他——
他的勇猛、他的头脑、他随叫随到的忠诚。


塔影的观察

一些母女、一些情侣走过这个小广场,
半小时后,一些母女、一些情侣走进广场;
一小时后,一些母女、一些情侣走来走去。
她们的表情和需要本质上是相似的,
她们对艺术的消费还没有启蒙。


女神的重归

发廊交织的浓烈香气
侵扰着他。
他的嗅觉似乎麻木了,
各种味道的女人,包括
舌头涂了蜜的少女,
经验丰富的交际花,
刚刚懂生活真谛的阔太太,
都不能令他吃惊;
连社交辞令也是忧郁的。
直到今天他在屏风后给一位漂亮女士洗头,
重又嗅到了三个月前的那股体香
从门口袭来——他的女神来了,加速了他的脉搏,
望眼欲穿,真想丢下手头上的工作,
仿佛长久的等待、期盼、惆怅一下子
得到了最大的报答。


美人粉丝

我的饥饿感已消失。
我瞥见收银台的那本书,
我读过它,领教过其中的棱角,
厨师给我找零的一分钟内,
它停止了诉说,呈人字形伫立着。

它的这位读者麻木地应付他的顾客,
显然,还没从这本译著
充满晦涩的叙述中回过神来。
我同情他。但不忍惊动他:
请他相信我也曾有兴趣读它。

我认为他也有我一贯的想法,
在这里,不会有两位理想读者。
他的女伴快速打扫弄乱的桌面,
我在得到零钱之前,还有机会往墙上
营业执照一瞟。但那是一个女人的权益。

之后,他又拿起那沉重的思想,
忘我地、虔诚地,也许是一知半解地继续
他孤独的旅程。把近在咫尺的知情人
放回无尽的天涯——他不会有损失,
即使我已尝尽酸甜苦辣。


他有一件长袍

他发现了种种新的乐趣,
抵消诗十几年来深入人心的诱惑。
他数数日子——已经快一周,不伺候诗神,
他的精力在其他地方消耗。
有意麻痹自己,对事物的变化不置一辞,
观察着脱掉诗学长袍后
还能找到怎样的服饰。
然而,在一个偶然的场合上,
几个妙龄女孩为元旦朗诵准备的一首诗
再次撞击了他的心灵;
这首被排练的诗太古老、缺乏语言之美,
可是这群少女不能分辨优劣,
也没有人为她们纯洁的褶裙搭配得体的诗,
他骨子里那股热忱又被激发出来:
哦,这是我的责任——他当时的第一感觉就是这样,
紧接着他要回到熟悉的地方摧毁阻挡诗神的各种人为屏障。


基督有时也嫉妒人

也许是一个礼拜,也许是半个月,
他已经没写一首诗了,他意识到离上一次竣工
间隔太久,有点不正常。
其间,他读了许多资料,包括李白的长诗,
但都没能赢得一个机会。
他只有把写不出新作的苦恼转变成一首诗,
并称之为另一项工程的奠基。


素食主义者的动摇

他的女友做内衣模特挣了两千块,
够他们吃穿、亲热半个月。
一周后,当女友再次受邀同一份工作,
他再也不迟疑——几乎是慷慨地把女友
推向火热的市场。
而他的情敌等在那里许久。
如他最初假想而现在不去想的那样,
内衣公司的雇主早已觊觎那女孩的肉体,
转手之间,就不费口舌得到了它。
它早先的独享者,已麻痹,
只为了尽快吃到一家高档酒店的鲍鱼。


修车近闻

寒雪剖析过这辆单车,
它并不认为这是寒酸的象征。
这时,这位叼着赣烟的矮个师傅
利索地补充了其中的破绽。

我被服务着,伫立在一旁,
瞅着这项传统手艺的流程:
每一步我都在受益。
如果你怜悯他收入微薄,

实际上,你误用了词汇的链条。
他跟铁路局退休的过客,他的老邻居,
打招呼、递豪言,谈起低保,
转而谈起女婿的孝敬,

已使他变成我的熟人。
我趁机参与他们的对话,
借以消磨这阵等候。围绕着
子孙们的这两位老人

互相讪笑,自述养育的苦恼。
讲到这个荒诞的世道,
修车师傅开了一个玩笑,
恰好话题即将轮转到政治,

我借机去试一试刹车,
背对着刚刚打开话匣子的那人,
付款、称谢。修车师傅保证
新换的轮胎质量,尔后,

他们被我置于脑后,
得以重返沉默的人生。
我回到既定的、抽空去
写一首诗的路上,儿子已托付。


新年七日游

没有进步,各自守护残缺的世界。
除了无序的进补,聚会不增幽情。

围墙边的野樟树不进化,不美化
午后父子俩的漫步,无关的辜负。

阳台的私语、道别、赠礼,示人
痛心的两种准备;愿爱基于妥协,

并给予妥协——如牌桌上的狂言
反过来见证藩篱的萧瑟,沉默的

亲人不再掷出小插曲,休戚与共;
威权的丧失并没有换来味道齐全,

老妪的谚语失灵,等同信仰拾零,
人之常情离人之初不止一夜春风。

祝酒辞铸就强硬筋骨,但比不上
陌生的鼓吹高高低低,令人断魂。


人质

他时常感到孤独,
但尽量回避去理解这种感受,
却必须反复观察自己为何尽量去回避。

他跟熟人们一起聚餐或开会闲聊时,
已深深意识到不能毫无顾忌地倾诉,
也极力照顾到其他人的感受:
一方面,他对修辞的酷爱敦促他去现实生活中实施
各种娴熟的技巧;
另一方面,话音刚落,他就自我评价了一次表达
可能造成的损益。

他并不希望在跟人说话时占得便宜,
他追求语言的分寸感,以及对客套话恰当的改善,
但不敢要求太多。

他反复告诫自己少说一点,应兼备克制和宽宏的品德,
即便是处于下风、遭人奚落时,
也不要求炫目的反唇相讥。
与这里的绝大多数人不同,
他还有“写作”那个场合,在那里,能轻松地摆脱险情、扭转颓势,
并且得到无微不至的照顾。


鸟巢音乐会

我不熟悉她的演唱艺术,
但我能感受到一个正值巅峰的艺术家
如何抓住这一生稍纵即逝的美妙时刻。
有一天,她唱不动了,
或是不再受到数万观众的宠爱,
但今夜已太棒了,
值得去耗尽所有的潜能。

我惊讶那伴奏、伴舞、伴唱的人数之多,
人人都隐姓埋名来捧场,
使她完全地、不受质疑地成为最耀眼的艺术家。
我所擅长的诗艺却不能征服、覆盖这么多人,
但我从不怀疑诗对心灵的贡献。
我听着那看不见纰漏的嗓音,
心里惦记着我可以把诗写到何种程度。

这样的艺术家,正视她的作用在于
不断地激发我的斗志,让我着迷于
如何描写人与物的千姿百态,
着魔于创造人生的壮观。


创作短言:诗,也许包括对“羚羊挂角,无迹可求”这种诗话传统的反思,以及对这方面反思的再度反思,同时,又对“诗是无穷的反思”这个定义心存芥蒂。

友人评点:他的诗着迷于跟诗学(可称之为“散文”)的纠缠,体现出某些散文化倾向,但又通过斗智取巧来实现诗的独立自主。近年来,他有意摆脱了长诗、组诗的引诱,沉浸在个别之诗对应世界多样性而做出的种种反应之中,大量尝试各种题材、各种形态的诗歌写作,并显露出面对诗神的考验应具备的赤胆忠心。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