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朵文集

moodoor@163.com

 
 
 

日志

 
 

卡瓦菲斯屏风  

2010-04-09 23:24:38|  分类: 日记及书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过马路时看见一条大狗
伏在交通灯柱下,像累了,
又像在欣赏街景。
  它看了我一眼,
像母亲那样含着慈爱,
像恋人那样深情款款,
像朋友那样充满理解。
  那一刻我身心都融化了,
产生了把它带回家养起来
给它温暖给它保护的冲动,
但这念头立即就消失:因为
我突然明白是它首先把我,
而不是我把它,看作兄弟。
 
  (黄灿然《兄弟》)
 
 
  诗人陈律在一篇散文中提到他跟卡瓦菲斯的渊源时,做了一个断论:“……说到这里,我可以自豪地说,虽然有那么多了不起的诗人都声称了解卡瓦菲斯,受过他的影响,但在我目力所及之处,未必有谁的理解超过我,或者得到了他的真传。”我很留意这句话,但并不怀疑他的决心与勇气;这是一篇优雅的散文必须走出的关键一步,也是一个幽居的写手是时候向他的邻舍介绍与之携手多年屡屡散步经过他们眼前的伙伴是谁了。我也不认为他是在冒犯别人,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他人的痛苦之上,我已根据这篇散文所依托的几十首短诗拼凑出一个类似的人像。他这句话不是为了求得一种霸道的效果,而是为了求得真正的生存,简言之,是为了一种尊严而亮明底牌。除了我会掂量一下自己跟卡瓦菲斯的亲疏程度之外,还会快速想到黄灿然——这位《卡瓦菲斯诗集》的译者。我在许多个谈论卡瓦菲斯的场合上,都不敢太贪婪,因为如果描述得越发如胶似漆,反而越是为黄灿然本人的风格增色;作为谈论译文的一种策略,我们必须警惕我们谈论的对象是不是越过了译者,否则,我们议论纷纷的只是译者的写作风格,譬如在卡瓦菲斯这一课,我们很可能只是在讨论躲在卡瓦菲斯屏风后的黄灿然。我会用黄灿然是否得到了比陈律所谓的“真传”,来反观陈律立言的立场。从写作者内心的骄傲程度来看,谁都渴望自己的写作跟一位先贤是一种风格上似是而非的关联,而不是甘当故人的转世灵童或翻版。我了解在谈论卡瓦菲斯时,哪些项目是可以据理力争的,哪些情况是不宜启齿的,毕竟,任何失去理智的言辞都可能被黄旋风给席卷。即便陈律这句话是黄灿然说出来的,我也会考虑这句话在上下文中起到的理性作用;事实上,我从收到他写的《奇迹集》起,就一直在感受这本诗集跟他的那本著名的译诗集之间存在着的意识方面的分水岭。也许,陈律谙练卡瓦菲斯的“简洁”与“诚实”,而黄灿然精通那人的见解与程式。人人心目中都有一个陶冶自我的先知形象。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