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朵文集

moodoor@163.com

 
 
 

日志

 
 

幸存者俱乐部  

2010-04-18 21:13:01|  分类: 日记及书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屋子里还是回潮,玻璃上、木门上、铁器上尽是水珠,今春是印象中雨水最饱满的一次,而且气温一直遏制T恤厂商在这个城市里扩大生意,现在穿棉袄也不见怪。我们几乎没有科学措施来应对自然环境的消极变化,眼看着电视机要预热才渐渐清晰,拖鞋在带着水汽的地面上推迟着主人的步伐。我们偶尔谈论云南的旱灾、青海的震灾,这座城市既不缺水,又从未有过害人的震荡,乃至于我们误以为大地母亲给我们的是更健康的一种奶汁。相比于上一次四川地震,这一次,关于诗对人类困境的反应能力,没有受到质疑似的——包括诗人在内的读者们并不要求立即写出“地震诗”来显示诗的非凡能力。我也只是通过新闻报道来了解他乡的动态,很难从这种新闻措辞和图片上,嗅到刺鼻的气味,挨到半夜再看报道,疲弱的神经也很难被刺激——我连续设想了几个受苦的个体,以便及时地写一首诗,但是都觉得不够稳妥,而且那些挣扎在生命线上的人们对我这个呆在原地不动的作者来说太过陌生。可我也没有精力和金钱去实地走访,叫我如何写这个题材?有些题材属于特殊的作者,不属于其他人。也许废墟里恰好有一位诗人,而且他精通文艺的种种手段,就可能让我看到一种奇观:诗终于战胜了电视报道,显示出其不可替代性。但是,我又担心他的诗变成了一种幸存者俱乐部,为了趋同一个晚上的呻吟或恐惧,他用壮实的缰绳勒住了可能跑向未知领域的骏马,乃至于骏马失去了野性,变成好汉凯旋归来的装饰。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