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朵文集

moodoor@163.com

 
 
 

日志

 
 

另造一个委婉的乾坤  

2010-04-12 21:32:02|  分类: 日记及书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一次写到蝴蝶,我必须提到它肿胀着的内心
我知道它们需要正在消失的暖
两只是天涯,一只是病
倘若还有第三只,那一定就是这碎碎地开着的三角梅
溜肩细腰的美人啊,往白里往碎里开的美人
它比我更容易受惊,害怕风凉
所以我什么也不能写下来
只能在另一个饱满的月下偷偷地窥视
现在,我细细回味了那一刻的目光
恰好藏了半厘米的恨或伤

  (林莉《再一次写到蝴蝶》)



  当读者阅读她的诗,并决心多懂她的思潮时,不妨把这首诗当成一系列风景速写中的一页,在这里现身的抒情元素已经在此前的描摹中亮相,这时,不必太刻意计较诗中第一行的“它”为何在第二行又变成“它们”;由于事物之间的逻辑关系很可能在另一页已交代,在这里,读者只需欣赏诗人的思绪是如何归拢又是如何撒落的。她不承担目不转睛看一个对象的义务,她最擅长运用的笔法是如何在句尾另造一个委婉的乾坤。“蝴蝶”是眼前之物,也可能是臆想之物,或是她的临时的化身,或是当前情绪最夺目的一个载体,与其密切关注她所描写的这精灵的虚实,不如观察它的衍生物:“内心”、“暖”、“天涯”、“病”。她叙述的重点刚好是这些感情的织物。“三角梅”的出场,也为观众演绎了她写作风格的一个侧面——在“倘若”这种连接词和数字“三”所构成的势能配合下,实现了目光的游离,“蝴蝶”退居幕后,就好像它一开始就是一个配角。之后,“月下”的窥视延续诗的情感基调,并服务于“所以”开展的从句中“不能……只能”的句法,而最后,她的目光收敛于“现在”——对自我的一次观照之中,显示出有关写作中叙述者如何设置视角的清晰意识。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