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朵文集

moodoor@163.com

 
 
 

日志

 
 

风格的施肥  

2010-03-31 22:47:01|  分类: 日记及书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他们放哀乐,
在山川里走。
引得一排排杉树,竖起了针刺。
坡上凸起的黄泥巴,盘算着,这一次是否轮到自己?
才开的大桐花,玉兰花,赶紧谢。
去年霸到路边的竹子,知道了,要被斫了。
周边从小悲观从不积极的小灌木,愁眉不展,
乌鸦也会接受苦难,并不聒噪地,停在干枯的枝头,
大伙都想弄清怎么回事,预判可能的方案——
这一次,并不是。
只是我叔叔——德叔和会财,
没有事,疯癫地在山间播放这音乐,放磁带。
他们两人的性格出奇地相似。

  (牧斯《并不是》) 

 

 

  要么他提供风俗的某种新颖性,令读者想到一个村庄的命运多舛,要么凭借一种奇特的使命感,避开城里的素材,专司农村主题,把倒伏在城乡剪刀差中的弱小物种,从时代的巨雾中拯救出来。有时,我觉得牧斯不是出于怀念的需要去记述他所生活过的那个村庄,而是受到两个方面的力邀,去接受一次目前还看不到终点的任务:一方面,他认为有必要重述乡村景象,即便是一根木头,也极有可能因为修辞的微妙变化而出现新的落脚点,而且,清晰的写作思路对个人风格予以了及时的灌溉;另一方面,在那片土地上生死相依的多个生命愈发清楚地参与他的语法建设——他在异地的点点滴滴的写作经验,现在必须接受这方水土的重新检疫,才能交代过去,才可能拥有一个可信的未来,况且,经他开启的这扇门扉,几乎是唯一性的,不可能还有其他人对外讲起,显然,这种被感触到的唯一性增加了修辞与情感再次停顿的机会。这首诗,《并不是》,似乎源自一次真实的耳闻,但是从他布置的第一个句子所营造的形势来看,他又是一幕喜剧的编导,甚至,他还拿不准这首诗要不要带给读者一丝喜悦。一个奇特的情景晃动之后,他立即抓住了连续镜头中的一个时点——他代替读者假装还不知道两个叔叔的恶作剧,他向读者掷出缕缕哀乐。接着,他察觉到一个整合写作资源的机缘:山地里多个亟待勾勒的对象突然有机会集体亮相,他的工作无非是富有匠心地把快速想到的多个对象统括在一起,并注意语句的差异性。同时,他还在考察语速的适当性。“没有事”是这首诗几个三字短句的代表,在诗的揭秘阶段,带着双关意味(既是指没有丧事,又是说二人闲得无聊),把读者从密密麻麻的生物学讲稿中释放出来。但是,熟悉牧斯这方面题材的读者会留心他对两个叔叔为何提到“疯癫”与“相似”。从同行的角度看,横亘在中间的那一组镜头是这首诗较为次要的技法,是一位杰出诗人务必掌握的本事之一,而且,它们可以呈现出多姿多彩,因此,它们并不构成最关键的看点,就像我读完两遍之后,深刻的印象还留在诗的一头一尾上。这首诗一如既往地瞄准了他的那几个有限的亲人,他必须在克制与放达之间进行选择,我觉得在诗的最末尾处,他更多地呈现出善于克制的一面:他吁求读者到此为止,莫要再追求命运的巍峨或渺茫。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