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朵文集

moodoor@163.com

 
 
 

日志

 
 

关于逸闻诗,由孟冲之近作而起  

2010-03-25 14:01:07|  分类: 日记及书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九月一个阴郁的日子,
曼努埃尔·康姆尼诺皇帝
感到死期已至。
一班肯定受贿过的宫廷术数家继续瞎掰说,
他还得要活多少年。
当他们还在说着胡话时,
他却想起了一个古老的宗教习俗,
便命人到修道院
取来一件教士的袍子
穿在身上,满心喜乐地
扮成一个牧师或修士的装束。

那些信主的,
并像曼努埃尔皇帝一样带着信心
素服而终的人是幸福的。

  (卡瓦菲斯《曼努埃尔·康姆尼诺》,阿九译)



在一个阴霾的九月的日子
曼努埃尔·科姆尼诺斯皇帝
感到他死期已近。
宫庭占星家——收买的,当然——继续喋喋不休
讲他还可以活多少年。
但是他们在说着话的时候,
他想起一个古老的宗教习俗
于是下令把一个隐修院的
所有法服全部拿来,
然后他穿上,很高兴扮出
一个牧师或修士的温和形象。

那些信教的人有福了,
还有像曼努埃尔皇帝这样的人,
穿着信仰得体地结束生命。

  (卡瓦菲斯《曼努埃尔·科姆尼诺斯》,黄灿然译)



  早上,带儿子在斜坡嬉戏;他开着自己的小车蹍着灌木丛下成堆的落叶,可以为此耗费半小时,哪怕是脑门冒汗。正好,我可以坐在台阶上读点东西,比如阿九翻译的卡瓦菲斯诗选。连续读了三四首,读得很慢,但没有带着黄灿然译本,想像着黄灿然会如何翻译。正好最近读到孟冲之写的一些诗,我称之为“逸闻诗”,不由得把这些近况撮合在一起:其实,卡瓦菲斯诗集中也有一些有关历史人物的描写,他在写一个人时,并不求多、求大,或者为了一个人而牵扯更多的人;他不担心尽量少的素材里难以展示一个对象的面貌——他只写一个场景,或者对那个人的一个观念进行刻画。看起来,事件简单,但角度新颖。我也受益于这种观察,写过类似的逸闻诗。但孟冲之写的,用了另外的模型,也见出真功夫。上面这首诗,我觉得阿九翻译得更妥当,比如说到取来袍子穿时,黄灿然用到了“所有法服”,似有不顺,结尾处,也即最后一行,我觉得阿九处理得更合口味。这首写一个皇帝的诗,就是我心目中逸闻诗的典范之一,值得我向作者致意。



这个吴兴来的青年确实是艺高胆大
敢于谎称太守的朋友,就说明
他对人性的弱点,已经超越了一知半解
但我们不要因此认为,他的道路会一帆风顺
被称为大诗人的统治者是危险的
反复无常的。因为这种人
不像粗鄙武夫,对于分行的文字
有着出自本能的敬畏
虽然你熟读了他的全集,对其中的名篇锦句
如数家珍,他也未必不会这样想:
拍我马屁的人还少吗?如果不朽之作
也要向读者弯腰,岂不降低了不朽的等级?
但我们这位小诗人,已经做好了
让太守嗅一嗅他的习作,随手丢在地上的准备
其它也就没有什么可怕的了
越是明智的人,越会给自己的判断留有余地
谁也不能肯定,一件看似荒唐的事
不会有出人意料的结果

  (孟冲之《拜谒雍陶之前》)

  评论这张
 
阅读(14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