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朵文集

moodoor@163.com

 
 
 

日志

 
 

原汁原味的卡瓦菲斯  

2010-03-25 13:59:34|  分类: 日记及书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不抑制自己。我完全放任自己,
去沉溺于那些半真实,半由
我自己精心制造的享乐,
我走进美仑美奂的夜里
喝烈性酒,
就像快乐勇士们那样喝。

  (卡瓦菲斯《我去》,黄灿然译)


我没有压抑自己。我彻底放开并且进入。
向着脑海里一半真实
一半虚幻的快感,
我走进这个被点燃的夜晚。
我狂饮催情的烈酒,
像一个豪迈的好色之徒。

  (卡瓦菲斯《我进入》,阿九译)


  手头上正好有一册《北回归线》(第七期,2007年),后面刊登了阿九翻译的卡瓦菲斯诗选。我已经零零星星读过多次,也忍不住打开黄灿然译本来对照。两位译者都是诗人,语言上(英语)都已过关,但细细一读,还是能见到不小的差异。比如今天傍晚读到的这首短诗,从标题开始就存在不同的切入角度,看修饰语的可替代性,真叫人触目惊心,而看标点造成的语调分歧,也让人想像翻译时他们各自有过怎样的犯疑。第四行的“走进”,这个动词,好不容易在二者手下达成共识,而最后一行体现的差别,更让人拿不定主意:卡瓦菲斯到底用了哪一个词?从总体感觉上看,黄灿然的口吻更生活化、直截了当,这跟他也常写直白的短诗有关,而阿九在类似语调的写作上数量较少,似乎更追求一份雅致。这个判断实际上是说,译者纷纷把卡瓦菲斯带进了自己的写作境况之中。这也让我们在谈论卡瓦菲斯的诗风或措辞习性时,不敢放手一搏,因为很可能谈论的是其他人,离原汁原味的卡瓦菲斯十分遥远。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