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朵文集

moodoor@163.com

 
 
 

日志

 
 

和宗武生日  

2010-02-12 21:19:00|  分类: 新诗且新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儿子在敬酒,他从旁端详。
昨晚父子间的对话直接而明确,
紧迫又意犹未尽,却逊色于早年爷孙二人的默契。
他一下子遭遇了多个时刻:
它们纠缠在一起,一会儿形成诗的结晶,
一会儿又道破诗对人的折磨。
幸好,他在这个方面已经是能手,
可以做到令读者发觉不了两个时刻之间存在的裂痕:
他们会跟随他撒出的其他烟雾前行,
而忘却对他延误时机的责备。

他要求自己成为全知全能的人,
注意到每个词是否存有懈怠。
尽管对于读者,他已经不考虑为他们预备一溜台阶,
但是诗中各种秘密的秩序,
他还是尽量兼顾、遵照。
看似混乱的宴会,并不能阻止他
在出神的片刻快速地组织字句;
这个孩子正在人间斟酒,
所有叮嘱他如何从事的时刻一起浮现,
也不放心围绕他的种种容器。

全部的声音,存在于诗中的,
都是他发出的——他利用默诵的功夫
把过去的一个个自我拾取回来。
儿子只是有助进出的棱镜,
相当于早年他蹲伏在祖父膝下的形象,
在寄语的涛声中,欠缺儿子的反馈;
在寄情的霞光中,知音的应答在下降。
不死的愿望无非是:诗是可继承的家产。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