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朵文集

moodoor@163.com

 
 
 

日志

 
 

陶诗研究  

2010-01-05 21:44:33|  分类: 《陶诗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故人赏我趣,挈壶相与至。
班荆坐松下,数斟已复醉。
父老杂乱言,觞酌失行次。
不觉知有我,安知物为贵?
悠悠迷所留,酒中有深味。

  (陶渊明《饮酒》之十四)
 
 
他并不去端详这些“故人”:他们只是一个笼统的印象,缺乏眉清目秀的介绍。无论是共饮的“田父”,还是醒醉二客,都和“故人”一样佚名,只是作为酒文化默默的建设者。这种做法不妨理解为他写作的一种特性,也可说,他所处的文学史还没准备好去描绘一个具体的人物。
 
“故人”的出现,并非作为他们自身,而是“我”的欣赏者:他们只是一面光可鉴人的镜子,充当着反光的使命,之所以在诗中安排他们亮相,无非是用来自我观照,当他们是一种通道。设想“我”在他们心目中的样子,来考察自我的处境。虽说是“不觉有我”,但“我”的虚实依托在对他们的存在的一种奇特意识之上。
 
以一些荆棘杂草为铺垫,虽然确有其事,但是放在诗的言辞座席下,这些枝叶要比一种纯粹的自然之物多一些含义。我们不由得揣测:他为何要具体地言明座垫下的杂物,却舍不得提及“故人”的长相?
 
与某一次“田父”的感言不同,在这里,“我”并不被看成“与时乖”的隐士,而是平等地对视的其中一人。此刻的杂乱言语,不再是规劝性质,一度刺激心灵的言语如今被象征为驯服的荆棘。
 
通过对“有我”的消除,来衬托“物”的贵贱之分已无必要,这种举措还是令读者生疑:即便是进入了酒神划定的区域,但是心上还有一杆称量“物”之轻重的秤。他把自我留置在那种“不觉”状态中,却阻止不了觉醒的自我随时睁开明眸。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