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朵文集

moodoor@163.com

 
 
 

日志

 
 

陶诗研究  

2010-01-03 21:21:07|  分类: 《陶诗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客常同止,取舍邈异境。
一士长独醉,一夫终年醒。
醒醉还相笑,发言各不领。
规规一何愚,兀傲差若颖。
寄言酣中客,日没烛当秉。
 
  (陶渊明《饮酒》之十三)
 
 
他在取舍之际,并不采取折中的态度,而是坦言自己的立场,并信任其中的规矩。当他言明他所反对的一面有着愚笨的性格时,已没了退路,惟一能改善的是,将诗的品质提升到一个更高的层次,以抵消对某人某事谓之“愚笨”的不敬。
 
两位客人同时出现在一起的概率极小,但在以下两种情况下,概率会有所增加:其一,在饮酒到一定的气氛下,即便是两位分歧本来不明显的客人,当其中一位赞叹“终年醒”的益处时,另一位奋起反击,走到对立面,力挺“长独醉”的终极意义;其二,当诗人假设一次面红耳赤的酒会场合时。
 
互不领情的现象刚好表明一个人的舞台的局限性。
 
即便是“酣中客”看起来更聪颖,但也逃不脱黑夜赋予贤愚二人的平等色彩。
 
也许,那位自称终年不饮的来客刚好是蜡烛作坊主,而干这一行的乐趣丝毫不逊色于其他的艺术,并且头脑清醒正是这个行业的基本操守:凭着他的这份清醒,夜饮的人们才得以秉烛尽欢。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