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朵文集

moodoor@163.com

 
 
 

日志

 
 

闻一多、莫砺锋、葛兆光、宇文所安四人座次  

2010-01-02 09:12:05|  分类: 日记及书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2年初读闻一多《唐诗杂论》时,不以为然,还不能体味他的用心,以及他栽种的苦衷,之后,也很少听到同行谈论他,除了被用作新诗史的一个人物。上个月从图书馆借到再版的《唐诗杂论》,读完开头的三篇文章(《类书与诗》、《宫体诗的自赎》、《四杰》),就如同在人海中找到了亲人,可以一起在荒野小酌。白话文在他那个时期已经具备讲道理、摆事实的能耐了,加上他的行文风格亲切大方、清晰、情系一般读者,如今读上去一点也不觉得有隔膜,倒是我另外在读的莫砺锋《唐宋诗歌论集》、葛兆光《汉字的魔方》,可谓闻一多的晚生作品,反而觉得已经不是走在同一条光明大道上。可能是闻一多兼有诗人这一身份,知道作业的酸甜苦辣,而莫、葛两人仅仅是旁观者言,算是单纯的学者,尚不能洞悉诗中诗人们曾经试种的幼苗到底有多么瘦弱。其中,莫砺锋的文论显得老实巴交,情趣不充沛,不能赏心悦目,但可作为资料备查,葛兆光行文时考虑了多种引文的容身之所,自己的话匣子打开同时,还得开启另外几个工具箱,似乎更相信阅读的经验(也可说相信他人的经验或自己的记性)而不肯临时发挥,若能去掉三分之一的引文,改用自己的见解(哪怕是与前人所述的道理相近),以保住遣词造句中的气脉流畅,或可增色不少。我的感觉是,如果把闻一多、莫砺锋、葛兆光、宇文所安四人放在一起排个先后顺序,莫砺锋殿后,闻一多撰述不多却能占先,宇文所安第二,葛兆光第三。从我私自受益的层面来看,闻一多最具历史意义,他告诫后来者如何为人处事,诗学散文如何撰写,他是一个精神大伯;宇文所安不见得密不透风,但是看问题的角度、重写诗歌史的态度以及措辞上的优雅,都让我颇为动心,引以为荣;葛兆光、莫砺锋已是当前学术界的大树,但文论的样态与性质到了他们手中,已经少有独创性,可谓不纯,但是,兢兢业业的工作也是这个时代不可或缺的镜子,我更多的是从他们的文论中学习知识点、了解掌故,尽管很少受到文体上的启发,或是在诗学观念上得到一只神奇的气阀。
  评论这张
 
阅读(15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