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朵文集

moodoor@163.com

 
 
 

日志

 
 

陶诗研究  

2010-01-18 21:36:03|  分类: 《陶诗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幽兰生前庭,含薰待清风。
清风脱然至,见别萧艾中。
行行失故路,任道或能通。
觉悟当念还,鸟尽废良弓。

  (陶渊明《饮酒》之十七)


上一次,他在前庭发现是挺拔的荒草,这一日,他又看见了幽兰。看见荒草,是因为他要用它来修饰弊庐,看见幽兰,也许是他在为自我的伫立提供依傍。幽兰或许就生长在摇曳的荒草下,也可能是自作主张,并无一株幽兰,只是假设那里有这种透露心曲的词根。

如果他决心为荒草立碑,也能为人间铭刻一条箴言,就好像利用得当,萧艾也可以袅袅飘香。

清风,正是他预设的关键:它既是幽兰生存的一个目标,又是一个中介,配合幽兰游览自身的意义。

但他避而不谈浊风的反作用,例如使幽兰与萧艾一同衰败的外力。若是不能从前庭存活的各种植物中区别开来,幽兰也就不便声明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经由它散发的清香。

幽兰一直在装扮他所处的空间,待他醒悟到这一讯息时,还不至于丧失了所有的退路。恰好是他意识到自我观念能够在幽兰的烘托之上现出原形,他才寄情于前庭最新的发现,为一首诗安排动人的前奏,此后,再交代人的处境与觉悟,就不显得鲁莽、操切,就好像一条重要的人生道路得到过幽兰的尽情亲吻。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