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朵文集

moodoor@163.com

 
 
 

日志

 
 

陶诗研究  

2010-01-12 13:51:50|  分类: 《陶诗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贫居乏人工。灌木荒余宅。
班班有翔鸟,寂寂无行迹。
宇宙一何悠,人生少至百。
岁月相催逼,鬓边早已白。
若不委穷达,素抱深可惜。

  (陶渊明《饮酒》之十五)


在富余与匮乏、有与无的二元模式中,找到贫居的心理平衡点。关于“贫”的次次体会,发起也快,抚平也得法。

读者可以猜想,在写这首诗之前,他已经有对付“贫居”掀起的微澜的不少经验,但是,为何在这个组诗中,还隐约听见“贫居”形成的威吓?他又为何还要再添加一笔关于“贫居”的感情债?他是为谁而写,又是出于怎样的考虑?

也许,在独饮之际,听到啁啾的鸟叫,他听出了其中的悲欢。于是,他趁势为这只鸟带来的心绪写一首诗,但他并没有专攻咏物的法度,而是用它来镶嵌他所处的宇宙。诗中出现一只鸟,是多么便利,几乎不会引起诗人的反感或读者的警觉,它是多种意趣的载体,因鸟的存在而提及“有”的命题,似乎还包括一丝轻微的责备,也就是在“行迹”之无与友谊的缺失二者之间划上等号。

“行迹”也可指自我的涉足,而鸟鸣叫却不见踪影,可以作为第三个解释。于是,不见行迹,还可以理解为自己闭门不出的决心,或鸟雀自由飞翔而不留痕迹。

自灌木而鸟,再到宇宙,这是一次词意的三级跳:读者要小心其中诗人的视线与思路两条线路在何时分岔又在何时吻合。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