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朵文集

moodoor@163.com

 
 
 

日志

 
 

张德明与李少君的一拍即合  

2009-10-05 21:33:34|  分类: 日记及书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我读到李少君这首《抒怀》短诗时,恰如恍惚迷糊之中突然吹到一缕清新的风,内心不禁为之一颤,诗歌柔和静美、温情脉脉的艺术气质,深深地吸引和打动了我,使我感觉到诗句虽短但分量十足,不失为优秀甚至伟大。
  整首诗显得朴素和简练,没有故作高深的雕章琢句,也不是无所顾忌的口语倾泻,而是自然写来,一气呵成。三节8行,将诗人心底隐藏的对于宁静生活的向往和对亲人的疼爱与珍惜巧妙点明。”

  (选自张德明《为日常化的理想欢呼——读李少君短诗〈抒怀〉》


树下,我们谈起各自的理想
你说你要为山立传,为水写史

我呢,只想拍一套云的写真集
画一幅窗口的风景画
  (间以一两声鸟鸣)
以及一帧家中小女的素描

当然,她一定要站在院子里的木瓜树下

  (李少君《抒怀》)



  入秋以来,我对关于新诗的各种批评格外在意,进而认为发生在一些诗人与批评者之间的文本互动关系,可以帮助我们厘清头绪,了解到今世今人对“诗”与“文学批评”的创见与成见大抵是怎么个样子。简言之,要了解当代诗人对诗的认知程度,只要看一看他对对他作品的批评的反应,就能十拿九稳。我们现在务必小心注视着发生在我们身边的各种文学批评,哪怕是最严肃的批评,也要质疑其中所谓的不言自明的公正性。尽管有些批评并不符合诗学散文的严格定义,有点矫情或出于交情的需要,但是,对它们的观察,如果方法得当,兴许能发明一些文学观念的防腐剂。我认为,摆在当今诗人或文学批评家面前的一个重大问题是,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参与诗学观念大厦的建设了。如何开展文学批评?这个问题在各种文本实践中不断传来的是令人扫兴的答卷。近闻“第一本当代诗人诗歌鉴赏读本出版”,“该书由海南省著名诗人李少君著,评论家、北京师范大学博士后张德明评。书中精选了李少君的三十二首诗,由张德明逐一评论”。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想看看张德明如何开展文学批评的,先在网上找来他对李少君《抒怀》的评价一观,心里有了底,就不怕这本书“第一”名头诱惑了。
  应当说,张氏这种文学批评套路并不见太多的新颖,不妨说是当今诗话的一个缩影,如果你想对一首诗说点什么,他的这种策略就是礼貌得体的、不会出错的,但是,如果要给这首诗的作者传达某种警示或者为当代诗人立下一根醒目的观念界桩,仅凭这种做法是难以达成的。我不了解这本书中的方法论是多种评点方式的杂糅,还是统一的思想认识在多个诗篇中的屡屡奏效。作为一个有身份的文学批评家,在评述自己对诗的敏感的同时,还应当注意自身立场的多样性,譬如,在判定一首诗为“优秀”或“伟大”时,必须具备一种清晰的自我认知:这种断言对于认识诗的性质有何裨益?是不是为了捞取这种勇敢的断言之后的风声鹤唳?在诗与读者的交往中,读者的较高等级的夸赞很少同时出具评估报告,详列事由,诗一旦笑纳,就承认了某种恩情,乃至于喝不到未经利益集团加工的奶汁。
  如果端详一下张氏的掌声,就能发现他采取的手段,进而猜测他的修辞体系是怎样运转的。他是从一种直接的感受出发来谈论这首诗的冲击力的,一开始,他用到了一个比喻,用“一缕清新的风”来形容诗人的风格,进而为了打消疑虑(也可说疑虑甚至都来不及生成),他提到了诗的某种特点:“柔和静美、温情脉脉”。他坦言这种特点“吸引”与“打动”了自己。言下之意是,既然自我已被打动,就必须承认这首诗的出彩。在这里,他自己也没有察觉到混淆了两种评价体系的界限:一种是个人的感触机制,是私人性质的,是一种力争让对象适合自己味蕾的追寻,它并不要求达成普遍的共识,一种是公共领域的意识建制,它吁求批评家在发现一首诗时,能够使之和其他的诗区别开来,以确定其是否“优秀”或“伟大”。可以说,他在“分量十足”与“伟大”之间搭建的逻辑关系,略显仓促,旁人看来,难免是给友情镶了金边。一个审慎的批评家应十分小心用到“伟大”这种措辞,如果非要使用,他就得证明自己不是在感情用事,他必须在诗坛添置几根相应的坐标轴,涉足黝黑的比较学。
  继而,他又用到了两个评语:“朴素”和“简练”。以及一个连句结构:“没有……也不是……而是……”。这种评语似乎缺乏自我质疑的配置,过分追求立竿见影和快人快语的效果。先不说这首诗是否“朴素”与“简练”,他应该在给出这两种文学性格的正面肯定的同时,意识到“华丽”与“繁密”(如果这是前两者各自的对立面的话)也不见得逊色;而他所使用到的那个连句结构则表明了他有一点为朋友两肋插刀的义气,推翻其他,树立这厢,这也是我们常见的一种措辞套路,可以说,不少批评家如果不排斥其他的做派,就难以从语气上获取正气凛然的势能。
  “自然写来”或“一气呵成”有时确属一种难能可贵的手法,然而这方面的观察只涉足诗句的连贯性,却没有考察诗之生成的其他诱因,也缺乏对写作进程中若隐若现的诗歌手法与诗学观念的考察。可以说,关于短诗的批评,在当前的操作模式中,多要依赖一种辩证法来寻得“短”的长处,而对流淌在短中的写作者的观念残骸基本上不闻不问,或缺乏经验去触摸批评方法论的转轴。一个很有趣的建议是,如果张氏扩展三倍的行文篇幅来畅谈这首短诗的幽情,就会发现批评事业还需要其他的视野,到那时,他也许能发现深文周纳的更多妙诀。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