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朵文集

moodoor@163.com

 
 
 

日志

 
 

陶诗研究  

2009-10-24 10:27:39|  分类: 《陶诗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衰荣无定在,彼此更共之。
邵生瓜田中,宁似东陵时!
寒暑有代谢,人道每如兹。
达人解其会,逝将不复疑;
忽与一樽酒,日夕欢相持。
 
  (陶渊明《饮酒》之一)
 
 
一组诗在写作上存在时间上的先后关系,但同时还有另外两种先后关系不宜忽视:其一,构思方面的间隙及进度;其二,誊写后示人的次序。在序言中,他提示读者“辞无诠次”,并不是敦促读者忽视诗中先后关系的搜寻。充其量可以理解为写作进程中弥漫的有始有终的印象,在事后的阅读中,不妨搁置一旁,让本来不是始终的诗句品尝诗绪造访时的初衷与造物临了时的苦衷。打乱了诸多诗篇的次序,无非是阻止过分的读者在诗的生发动机与源泉方面跟漫无边际的时间扯上关系。况且,从诗的用意上——“自娱”与“以为欢笑”——看,这些活灵活现的诗句并不提倡一种严肃的写作史观。
 
甚至,我们不能推断:二十首诗将各自呈现一个醉汉的心态与眼光。也不敢肯定,为了写好这些诗,他刚好喝醉了二十回。也许,有的诗篇是醉后写就的,有的写于烂醉之际,有的是在端杯之前,有的写了却被临时撕毁了……这里已经没有了写作氛围的确切性。
 
在这里,首先呈现给读者的诗句中,我们虽然也能感受到了一种组诗开端的气流,但是,我们更愿意关注其中的二元论:“衰荣”、“寒暑”、“彼此”、“日夕”。也许,自一开始,写作的场面已经提醒他诗中可以放得下二十个杯盏,他意识到根据饮酒的表现,能写出一系列诗篇,尽管意识上还没有一个笼统的数目。他的确有不少办法,成为一个组诗的编织者,以饮酒尽欢为主题也可,以酒对人生的醍醐灌顶也可,总不缺乏一个中心,即便是他持有反中心论,也能在知返的迷途中栽种排排新苗使之清晰可辨。
 
如今,我们发明不了一种更强大的、更具说服力的价值观来催醒他。
 
诗中随手用到的“邵生”这个典故,确实会给后代读者带来理解上的隔膜,但是,转而一想,如果二十首诗中个个都利用一个典故,尤其是饮客的种种历史形象,不也算是组诗赖以连缀起来的一根纬线吗?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