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朵文集

moodoor@163.com

 
 
 

日志

 
 

在卡瓦菲斯与牧斯之间  

2009-10-21 22:17:03|  分类: 日记及书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寂寂无名——在安条克的一个陌生人——这来自埃德萨的男子
写了又写。终于,瞧,
最后的诗章写就了。它一共包含

八十三首诗。但是写了这么多,
作了这么多诗,以希腊语从事
如此紧张的遣词造句,已令诗人疲惫不堪,
现在一切都向着他压了下来。

但是一个念头突然使他从沮丧中振奋起来:
那句崇高的“就是那个人”,
琉善曾在睡梦中听到过。

  (卡瓦菲斯《就是那个人》,黄灿然 译)


  下午本打算带儿子去看另一个医生,以找到根治他夜间咳嗽的秘方,不料,又被通知去学院办公楼七楼开会。进去了,就是一声不吭,听其他人轮流发言,考虑到这一点,我准备了茶水与《卡瓦菲斯诗集》。会议室里的节能灯一下子亮了不下二十个,太奢侈了,这些光亮真值得坐下来写一首熠熠生辉的诗来陪衬。我逐字逐句读着,时不时对发言者报以倾听者的眼色。比如这首诗,我的感觉是第一次读到,尽管两年来抚摸这本集子许多次。我也没想到这本从一个短暂交往的友人那里获赠的诗集,一直没有遭受束之杂物间的下场,它经受了重重考验,偶尔我会嫌这些诗太单调,没有一点敏捷的神思,但到今天,我还是觉得这些诗中不乏深思熟虑的结晶,对于我最近的写作构成了持久的声援。这首诗末尾的“琉善”作为一个典故,很像我昨日在谈论的臧棣《知音学丛书》结尾处的那个“陈敬容”。会议持续了两个小时,正中间的负责人认为它开得卓有成效,值得多开。这让我很后怕,因为我刚刚读到卡瓦菲斯另一首诗:《尽你所能》。

如果你不能把生活安排得像你希望的,
起码也该尽你所能
不要跟这世界接触太多
不要参加太多的活动和谈话
以免降低它。

尽量不要降低它,不要拖着它,
带着它到处招摇,不要老让它
陷入每天的社交活动
和宴会的蠢行里,
以致最后变得像个沉闷的食客。

散会后,骑车到潭前街心花园时,牧斯来电,专门对我近期的诗给予警醒。可以说,我一直把牧斯当成重要的读者与同行,我慎重地听取他的意见。他觉得我有一些偏离正轨了,近期的作为缺乏早先的智慧和活力,写得有点硬。我没有丝毫的争辩,尽量接受他的批评,毕竟,对于这样一位同行,无论我怎么解释,如果不能让他一眼看上去觉得它们有点趣味,那么,我就得考虑写作中存在的征兆。这些天,我的确在写一类诗(中途偶尔写一两首另类的诗来调节),这跟卡瓦菲斯的书面鼓励有关,也跟我想在这个方面解决一些困难的倔脾气有关,简言之,我也想仿照他的作风,摒弃各种过分的修饰,直接依靠一种平易的词汇来捕捉我心仪的语调,比如我也想像他写《尽你所能》一样,连续在诗中出现几个“不要”,而不显得多余或缺乏分量。如果一下子又对卡瓦菲斯的手法生疑了,我就会藏起他的诗集,去其他诗人的宝匣中找寻别的境界。说到底,我希望能在不久的将来写一首诗让牧斯觉得我作为诗人还有希望。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