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朵文集

moodoor@163.com

 
 
 

日志

 
 

皮毛上公认的虱子  

2009-10-20 21:17:07|  分类: 日记及书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去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勒·克莱齐奥的受奖演讲,我今天偶然看到,此人的作品我还没有兴趣去了解,我还有其他的对象需要观瞻。也就是说,即使这个人大名鼎鼎,他的作品也可能不会深入某些人心,它们只属于他偶然碰到的读者。带着这种现象来看自己的写作,还有什么脾气为它们也缺乏适量的读者而发呢?他谈到了“文学的必要性”以及“为什么要写作”,其实并无新意,算是在捉皮毛上公认的虱子。只不过他在展开这些话题时,结合了一种自身的遭受与视野。如果我来对着全世界观众来谈这方面的话题,应当不会逊色于此。不过,我愿意心悦诚服地接受他的告诫,并乐于采取措施使自己的写作尽可能摒弃任何的功利方面的兼顾:我希望更为低调一点,安安静静地接受诗神的眷顾,并减弱去潜在的读者那边探听他们的反应的好奇心。我甚至觉得关于写作与诗,已经没有跟人仔细交流的必要了,如果这种交流以惺惺作态为前提。简言之,我可以停止把诗写得愈来愈好的宏愿,仅仅是坚持写着,就可以了,顾不上变成他人阅读史的刺耳的插曲这种野心了。中午,我又把书房里的几本同行的诗集抱到楼下的杂物间了,它们不值得再读了:这个残酷的决定,实际上是完美主义在作怪。在楼梯上一想到,如果自己也出了诗集,别人这般对我,就打定主意,以后不再萌生出版诗集的豪情了。全部地把自己的所思所想耗尽在网页上。我令自己坚信诗换取银两的可能性已经丧失了,也不打算日后送给儿子几朵诗的荫凉。有关诗的性质与能力,这方面务必想得一清二楚,不致反复受累,现实生活的收支平衡另有窍门,不关诗的宏旨与修辞。我的心也不因此而封闭于铜墙铁壁之中,对于那些同行写出的杰作与散发的奇思妙想,总是翘首以待。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