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朵文集

moodoor@163.com

 
 
 

日志

 
 

卡瓦菲斯的“病情”  

2009-10-01 08:02:57|  分类: 细读和断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克莱托斯,一个讨人喜欢的年轻人,
年约二十三岁——
受过极好的教育,对希腊语罕见地精通——
他病得很重。他患上了
这一年亚历山大肆虐的热病。

患热病时他的精神早已因获知
一位青年演员朋友不再爱他和需要他
而痛苦得精疲力尽。

他病得很重,他的父母十分苦恼。

一名把克莱托斯带大的老仆人
也非常替他的生命担忧:
在她可怕的焦虑中
她想起年轻时,她到这个
有名望的基督教徒家族当仆人
并且自己归依基督教之前,她所崇拜的一尊偶像。
于是她偷偷带来一些许愿的蛋糕,一些酒和蜜,
把它们放在那尊偶像前。她吟诵记得起的
以前的任何祷文:零零碎碎的。这位傻瓜
不明白那个黑恶魔一点也不在乎
一个基督教徒活得好不好。

  (卡瓦菲斯《克莱托斯的病》)


  如果你能从盲目的阅读中跳出来审视这首诗,就不难发现其中的特点,乃至于你会觉得这些特点同时是他的毛病。而要做到这一点,可能需要你也有描述一个人的病况的写作经验。
  首先,你要考虑的是站在谁的立场上聆听这一病讯。既可以是病人自况,也可以是另一个人,旁观者或家属,甚至一只窗边聒噪的鸟对病人的探询。
  其次,你是侧重病因的罗列,比如从相思方面找到病原体,还是从照料病人的其他当事人身上看到病情给人情世故增添了什么?
  最后,你还得盘算一下找准目标之后,应分几个步骤,又打算安排几个人物登场、涉及哪些岔路,来完成诗的布局与逶迤。
  但不能夸口,你老老实实做到了以上几点,就能写出一首规范得体的诗来,更谈不上写一首不见瑕疵的标准诗。当我们静观他的这首诗时,一开始,放松警惕,不拟质疑他在这里的失手,后来,我们会觉得“老仆人”所占的篇幅过多,而且占据着诗的重要位置,才反顾他是如何布局的:先是开门见山地提及这个病人,尔后,提及一位匿名的爱人,继而是苦恼的双亲,最后派上场的是一名带来宗教情绪的家仆。
  他似乎不在意笔墨上的分配不均,如果再次承认他总是出手不凡,每一次都有卓越的作为,那么,我们要反过来省视我们已有的审美标准要否适当修订。也就是说,我们能够从他的手段上嗅到我们自己思维的体味。他只是顺着那种迷人的语调走下去,或者说,之所以提笔写写这位病人,正是受到一尊非基督教性质的偶像的触动,他正在做的正是在病情与偶像之间建立难得一见的联系。
  我们有时会觉得他不必提及那位“青年演员朋友”或者病人的“父母”,二者所占的篇幅较短,他应专注于“老仆人”的更多方面的书写。但转而一想,要是没有前面的两次过门,一下子就让老仆人上场,似乎情节又交代得太快,读者一时接受不了。把“朋友”与“父母”当作铺垫,并不是说他没去考察这方面的得失或者甄选更妥当的上下文关系,我们隐约觉得,他本可以在诗的第二小节提及病中人的爱情之际,立即拐入他熟悉栽种的道路,一条我们早已佩服得五体投地的套路,那是他擅长的爱情题材,但是,在写作中,那尊偶像的光亮太强,他不得不临时改变行进的路线,使自己在扮演情感史的一位观察者的同时,兼顾到诗对宗教气息的抚弄。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