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朵文集

moodoor@163.com

 
 
 

日志

 
 

文学的骨肉  

2009-10-17 08:34:13|  分类: 日记及书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晚在酒席上,S先生突然提到我的博客,比如我早先写的“城市修辞”这个图文并茂的小系列,算是热闹的场合上的一支小插曲,其他人自然没有注意,也没有好奇心去了解我的博客上还有些什么。S先生最初是学中文的,尔后考上了注册会计师,步入了财经领域,而我恰好是在他的小道上逆行,学的是会计与审计,偏偏深入荒凉的文学沼泽。我趁包厢里灯光摇曳的一刹那,偷眼看他,以观察自己如若原地不动,继续做经济方面的打算,可能是怎样的一个人。Y女士通过竞聘,已经确认升为副书记,我跟她同龄,叫惯了“小Y”,以后要改口叫“Y书记”,这种称呼的变更也不禁令人想像自己的处境:身旁的故人都在求变,纷纷翻新,而我还是拘泥于文学泽国,不肯掉头返回。怪不得几个同席说我“不活跃”,大意是社交活动偏少,没有去拖拽现实主义的官袍,我也只得心平气和地作答:“在其他的领域,我异常活跃”。他们知道一点文学的皮毛,但不会冒险去触及文学的骨肉,所以,即便是我在博客里频频提及他们的形象,也不会引起他们的关照。尽管如此,我在描写他们的处境时,还是要注意分寸,就怕他们中的某人突然查阅到我的博客,误解了我对他们人生的偏见,从而在日常生活把我认出的盐当成碱对待。在酒桌上谈论的话题很难顺利地转移到文学上来,一个良宵缺乏诗的只言片语,人们也过得自由自在,所以,我在席间,没必要举着一条喷溅诗意的小溪来祝酒,只需要照着他们已经铸就的铜像再捏造几个泥人就可以蒙混过关。人们当然在意你说的是什么以及怎么说,在这种欢快的场合上不应扫兴,所以,抬出缪斯或诗圣来,难免冒一定的风险。我忍住这方面的话题不说。其实,即便是在诗人们的宴会上,恐怕我也没有太多的主张可以助长欢快的火焰。回头来说,这是在自造一条格言:无交流的愿望,也就无干涸的池塘。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