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朵文集

moodoor@163.com

 
 
 

日志

 
 

陶诗研究  

2009-10-17 20:12:53|  分类: 《陶诗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贫居依稼穑,戮力东林隈。
不言春作苦,常恐负所怀。
司田眷有秋,寄声与我谐。
饥者欢初饱,束带候鸣鸡。
扬楫越平湖,泛随清壑回。
郁郁荒山里,猿声闲且哀。
悲风爱静夜,林鸟喜晨开。
曰余作此来,三四星火颓。
姿年逝已老,其事未云乖。
遥谢荷蓧翁,聊得从君栖。
 
  (陶渊明《丙辰岁八月中于下噀田舍获》)
 
 
也许,十二年之后,他依然采纳所熟悉的那一套语法与修辞,来表露心曲,也就是说,极有可能,他并不在意诗学得到了何等的发展,只是任由时光通过他来流转、消损。又为何图谋诗法的种种变化呢?限定诗中不出现一只鸟或一把农具,这种呼吁,在这些年里只算是耳边风。
 
“束带”或“扬楫”果有其事,是一种确切的真人真事的回顾,它们出现在诗句中,好比是供舟楫更好航行的碧波。有时,他在漫长岁月的勾画中,需要一次真切的出行来镶嵌,有时,他只是泛舟荡漾,顾不上这次写作在如何反映人生点点滴滴的帆影。这也就是他行文的一种醒目风格:用到山里的猿声,并不是对近日游历的遵照,无非是走到这一步,需要一些外界的动静来配搭,而束带待命的那个自我形象,则是源自生活并等于生活的如实写照。
 
这也算他写作的一个秘诀:如何在诗中交代人的位置——如何为自己现身预备一个落脚点?“扬楫”作为一系列动作的缩影,不光是尽到了保证行文流畅的义务,而且为这首诗营造了一股浓淡适中的人情味。而读者因找到了诗人的位置,便觉得自己算得上这首诗的知音。
 
他可以在诗中透露出一种流程,既是事实上的,也是写作方面的:湖——壑——山——风——鸟。但他也可以全然不顾读者的步伐,不伺候自然界的秩序,只求内心的汩汩作响。
 
“悲风”与“林鸟”作为一次搭配,因“夜——晨”关系而受到了限制,这一时点上的对比其实阻止了各自的发挥,乃至于我们没机会看到“悲风”的其他姿态、“林鸟”的异常表现,看到的只是服务于对偶的两只不动声色的眸子。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