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朵文集

moodoor@163.com

 
 
 

日志

 
 

史蒂文斯的阀门  

2009-10-14 21:49:46|  分类: 日记及书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I

在我的房间里,世界超出我的理解;
但当我走动,我看到三四座小山,
还有一朵云,构成了它。

II

从我的阳台上,我环视黄色的空气,
阅读我写在那里的句子,
“春天如脱衣的美人。”

III

金树是蓝色的。
歌手把斗篷扯到头顶。
月亮在斗篷的层叠中。

  (史蒂文斯《论事物的表面》,王敖 译)


  从我的实际体会上看,杜甫诗集中的氤氲不易流淌出来,化为己有,倒是他写作中的一股正气与争奇斗艳的观念,能够间接地影响我,使我不必为没去写某些风格的诗而苦恼。这里所谓的“间接”,大意是他的思想与作风都镶嵌在一种古代汉语中,而我的辨别能力还不适合这种场面,要像在新诗阅读中那样一眼就分出是缠绵还是谄媚,就有一些阻力。说到底,我不熟悉他的语境与风俗。即便是如今苦读他的诗集,所取得的效果也很弱。不过,与几年前没读时相比,眼下我可以凭借自己的心得来壮胆了,我可以大大咧咧地说自己能看到一些诗里残留的思想,以及哪些没能如愿实现的梦想。简言之,我是当自己是杜甫的知音来阅读他的诗集的,并接受他的指引,获取至阳地带的刚劲,或去至阴处重拾温柔。最近几首诗,写起来,我用的是卡瓦菲斯给我的那种信念,少拐弯抹角,不用过分的修辞,就事论事,以展示一个说话人的特别的腔调为目标。但这方面的写作也时常碰到困难,有时之所以写得顺利,是猛然得到了启示,诗的前几行带着它们清晰的排列与语气出现,我只要立即记下来,发展它们交代的意思,基本上就可以写一首当时看上去很满意的诗,有时则不然,勉强去写,凭借各种经验,生硬地写到诗的中途,觉得没趣,就删除干净,自我检讨。我的一个习惯是,某种味道的诗写多了(比如连续写了四首),就忍不住质疑自己的能力,去查找其他导师的风范,以便仿造一片风帆,把自己运到另一片海峡去。比如,最近我在跟踪读王敖翻译的史蒂文斯的一些作品。此人的作风确实是有别于杜甫、卡瓦菲斯的滋阴补阳的处方,我正顺着他梯子的影子往陌生的风景爬升。比如,我就在琢磨如何同他的修辞与眼色保持一致,写一首描述父亲当前心境的诗。这方面的尝试以前也时常进行,倒不一定是史蒂文斯的专利,只不过入秋以来更为强烈的写作愿望的次次落空,使得我不得不认他为向导,以尽快从不得其法的徘徊中解脱出来。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