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朵文集

moodoor@163.com

 
 
 

日志

 
 

父亲的影响力  

2009-10-13 13:56:04|  分类: 日记及书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爸爸坐在客厅里,疲倦、倍显老态,他太累了,更何况这些年的心一直为三弟的前途而高悬。我刚刚午休一小时,占用了他的床铺,这会儿我要去赶着上下午的课。他直接跟我说他今天很生气。我猜他又与三弟发生了火药味十足的口角,为的还是三弟模糊的人生。我见证过类似的争辩多次,有时我也会参与其中,但最动容的修辞术怕是也不能转变人的观念,并使之采取行动。爸爸就像是我们的另一个易怒的兄弟,当他屈尊跟儿子们辩论时,实际上就在精神上丧失了太多神奇。他并不擅长辩论,或者说,我们这些儿女早已熟悉了他的那一套逻辑与语法,晚辈们感觉不到他要说话时的威严与危机。我们既感激家庭民主的养成,又深深意识到爸爸已经失去了对我们的影响,好比是他在甲板上发号施令,可是舵手们各行其是。我也私下里劝慰过他息怒,不去这些小事中耗费元气,这时,他会说,你不是站在一个父亲的立场上看问题。子非鱼的逻辑,我也不敢小觑,我尊重爸爸在这个方面理解的极限。可是我不能减轻他的愁容,甚至,当我想写一首诗来塑造他的状况时,也感到乏力,我不知如何把他放在语言的何等位置上。我跟妈妈私聊时说到,要是爸爸不这般生气,恐怕更见老态。也许正是这股倔脾气,使得他依然从另一个我们所不在的角度看到了人生的希望。而我晚间想到的另一个方向是,要是他生活在一种恬静的氛围中,也许会更加长寿。这时候,我不得不想到死亡的分量。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