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朵文集

moodoor@163.com

 
 
 

日志

 
 

葬礼的修辞  

2009-09-09 16:20:39|  分类: 日记及书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午出席了小何的婶婶的葬礼,出殡与下葬的整个过程都看在眼里,甚至在返程时,告诉妻子这是我第一次置身于这座未经净化和修饰的公墓地。跟这位先人虽有亲属关系,但从来没有交谈过,有一次在另一位亲戚家里用餐,我给她打招呼时,也不曾听见丝丝回应。也许是上一辈的恩恩怨怨还在,也许是人与人之间削弱陌生感的路程太过漫长,但现在,在礼俗的号召下,我陪同妻子走在送葬队伍的前列,披麻戴孝,为之动容。两位小表妹不时抽泣,可谓这个队伍中最单纯地理解悲悼气氛的成员。我们裤袋里还有辟邪的两平方厘米的小红包,里面据说包裹着米与茶叶。主祭人与吹号小队、锣鼓小组,看上去都有农夫的气息,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主宰了城里人的这次葬礼的节奏;他们是古老习俗的载体,然而,又因临时受雇与专业化的双重原因,经他们乐器与喉咙散发的声响,并不是针对亡灵有感而发,机械、有套路,办完事就出具收据,甚至在火化炉旁的一间休息室里,他们立即摊开了牌局消磨时光,这一切都让人觉得太陌生,有一些冷漠,但是,缺少他们以及他们制造的动静,整个丧事又缺少什么。我在想,如果要写一首关于葬礼的诗,很可能最先触及的是这些农民的修辞。在这种家族活动中,一个人的声望是依赖于他对习俗的充分理解的,以及他的经济实力实现了妥善的利益均沾,我就在队伍中寻觅着这样一个人,观察谁在整个人群中成为风俗每个步骤的解释者。显然,这种气氛独特的场合上,不适合我站出来撰写或朗诵一首诗;诗似乎不是这种传统的一部分。即使我要求自己强烈地感觉到自己的诗人身份,也只能在事后对风俗与修辞的反观中独自进行。而写不出一首合乎葬礼气氛与性质的诗,一方面跟我的情感世界并无深刻的触动有关,另一方面又因为身处其中,我被无法预知的仪式的下一个步骤的新颖所迷惑,我变得太关注风俗,生怕走出了风俗规定的阵型,而没有过多地思忖生与死的大问题。我不宜在这一次葬礼中成为悲哀的描绘者和承担者,我只是一个客人。如果一首诗偏向于描写打牌的号手,也许是对亡灵的不敬,既然如此,我不应采用诗的形式来省视眼前所发生的一切。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