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朵文集

moodoor@163.com

 
 
 

日志

 
 

苏轼的批评术  

2009-09-24 11:03:43|  分类: 日记及书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古今画水,多作平远细皱,其善者不过能为波头起伏,使人至以手扪之,谓有洼隆,以为至妙矣。然其品格,特与印板水纸争工拙于毫厘间耳。
  唐广明中,处士孙位始出新意,画奔湍巨浪,与山石曲折,随物赋形,尽水之变,号称神逸。其后蜀人黄筌、孙知微皆得其笔法。始,知微欲于大慈寺寿宁院壁作湖滩水石四堵,营度经岁,终不肯下笔。一日,仓皇入寺,索笔墨甚急,奋袂如风,须臾而成,作输泻跳蹙之势,汹汹欲崩屋也。
  知微既死,笔法中绝五十余年。近岁成都人蒲永升,嗜酒放浪,性与画会,始作活水,得二孙本意,自黄居寀兄弟、李怀衮之流,皆不及也。王公富人或以势力使之,永升辄嘻笑舍去。遇其欲画,不择贵贱,顷刻而成。尝与余临寿宁院水,作二十四幅,每夏日挂之高堂素壁,即阴风袭人,毛发为立。永升今老矣,画亦难得,而世之识真者亦少。如往日董羽、近日常州戚氏画水,世或传宝之。如董、戚之流,可谓死水,未可与永升同年而语也。

  (苏轼《书蒲永升画后》)


  作为对一件艺术品的评价,苏轼这篇散文可谓一个典范,它告诉我们如何进行一番就事论事的评论,如何开篇,又当如何涉及他人的利益,最后应如何稳妥收场。我们如今对一首诗的批评,恐怕也在默默遵循其中的套路:为凸显目标人物的高明,也得通过贬低他人来为撰文赢得起伏有态。我们几乎看不出子瞻在这次褒奖中有什么失态,难道还有比这更好的批评手段吗?我们不妨细列一下这篇散文运思的步骤,以观察我们今时的文学批评有无摆脱这一窠臼的可能性:
  首先,在评价蒲永升之前,设想出一个小小的传统,也可说,把蒲永升纳入一个传统之中,可以加强这个人的非凡特征;实际上,从批评者立场看,如果缺乏这种一显满腹经纶的措辞与论据,就无法确保这种批评工作的活力。当子瞻提及处士孙位以及得其衣钵者孙知微时,他已经为这篇散文赢得了开门红,这些较早时期的逸闻趣事,奠定了他作为内行做出合理判断的基础。也许,在与蒲永升的交往中,蒲永升表达过对“二孙”的倾慕,现在把孙、蒲罗列在一起,算得上知情人的汇报,对蒲永升本人也是一次告慰,这种做法也显得合乎礼俗。
  其次,他要在蒲永升其人性情与作画能力之间找到一种逻辑关系,也即“画如其人”。尤其是涉及“贵贱”一说,更是为子瞻与蒲永升的友谊加了一分。对朋友品格的讴歌,不外乎是推人及己的自爱。
  再次,为了达成更好的说服力,他又给出了“董、戚之流”作为陪衬,为蒲永升的高大形象找到了醒目的一把梯子。这也是我们在评价一个看起来不为人知的优秀诗人时,容易生发的一种牢骚与手法。“死水”与“活水”的二分法,用起来痛快,但初衷在于借此引起持异议者的不满而达致所评人物的英名远播。
  最后值得我们注意的是,他并不是直接评价题词其上的这幅画,而是对过去蒲永升的作画经历与能力予以回顾,这也说明我们在展开文学批评时,有时无需照顾到眼前新作,只需要去这个人过去所建立的秩序中游历一番,也就能描绘出此情此景在历史背景中的地位和价值。不过,最值得我们注意的是,在评价一个作者的风格时,子瞻是如何措辞的,又是从哪些角度展开的?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