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朵文集

moodoor@163.com

 
 
 

日志

 
 

答江子:散文的鼓舞  

2009-09-24 22:37:06|  分类: 日记及书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看见他慢慢站起来。他的双肩开始耸动,随着音乐的节奏。然后是他的腰,他的腿。他慢慢地舞起来,仿佛是一条从冬眠中苏醒的蛇,或者说,是一只正从茧中蜕变出来的、艰难振翅的、挣扎的蛾。音乐,仿佛是一只巨手,在拉着他,或者说是在安慰着他。经过短暂的热身,他越来越快,舞动的幅度越来越大。这一刻,他成了一名忘我的舞者。
  我看见,依然在稀薄的光线照不到的地方,他兀自舞蹈着,旁若无人。他的身体,似乎挣脱了某种桎梏,要脱离地面,飞升而去。是怎样一种神秘的力量,在鼓舞着他?

  (选自江子《舞者》)



江子:

  你好!晚上我安静地读了你这篇散文。一下子让我想起杜甫《观公孙大娘弟子舞剑器行并序》这首诗,我立即找出这首诗重读一番,温习圣人是如何胜任一个旁观者角色的。写这种散文,其实是在认真地袒露自我世界的各个角落,而袒露就是反观,在提供真实的人生处境给读者的同时,也一点一滴为自我厘清生活真伪的边界在哪里。看上去,文中的“堂弟”不是虚构出来的人物,而是确有其人,在这篇散文中,他纯粹是一个被观察的对象,而作为作者的“我”,吝啬于提供一个他来发言与观察这个环境的机会。按照我所理解的诗的布局要求,或许可以来谈一谈这篇散文其他写法的可能性。它由五个章节构成,就像是一首诗的五个小节,或者是一个组诗的五首诗,这种分列形式也为你提供了一个组织演出的绚丽舞台,你也可以在五个部分实现视角与口吻的变换,从另一种手法上觅得行文的酣畅与总体性。实际上,你所谈论、描绘的这个“堂弟”,就是我们日常所见的一种社会情况的载体,仿佛一幅社会变迁的画卷就夹在他的腋下。你选择了一种纪实的措辞态度,但又保持了一定的灵活性,就好像对他性格的塑造,是随机生成的,是从散落一地的形象中任取吉光片羽就凑够了一个人生动的轮廓。我的好奇心在于,在写作的进展中,你有没有那么一种机遇或觊觎:突然想偏离老实的轨道,加入对一个确切人物的虚构成分,尤其是拿几个人的印象融合成这一个主人翁?另外,促使你快速写出这篇散文的契机,是在这次“KTV包房唱歌”之后吗?如果缺乏一个舞者形象,这个堂弟在一篇散文中很可能找不到归宿;这也说明,支持这篇散文能够起伏有序的源泉就在于你事先设定了这样一种特殊的情境:通过把一个熟人纳入一种偶然的陌生场合,以赢得散文自圆其说的得体模型。这也是“舞者”与“被鼓舞者”合二为一的前提。如果以杜甫观舞的心得来提出要求,这篇散文似乎还可以最终投入自我观照的怀抱中去,也就是说,对他人形象的描写,如果最后落实到一种自我境况的审视心理,就不限于就事论事的忠诚,而是停顿在人生边上的自我质疑者的一次次自我完善。从散文所要达成的其他效果来说,它是否包括令人惊诧这种需要呢?一篇散文如何在布局中猛然变成出乎读者意料的蓄谋?应当说,你的这篇散文最后这一部分的“舞者”,就是类似的蓄谋,只是还有一些拘谨,没有更慷慨的予人意外的决心。我觉得,这方面的楷模有二:瓦尔特·本雅明的《驼背小人》、詹姆斯·乔伊斯《都柏林人》。我的希望是,散文这种文体在你的实践中变成一种明晰可辨的时间意识,它也许就是一本短篇小说集,也可以是类似《人间词话》的小批评集,它至少肩负两个方面的使命:其一,承担着发现“散文”更多功能的义务;其二,如何精确又耐人寻味地展示写作者所思所想的这个时代的精神风貌?

木朵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