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朵文集

moodoor@163.com

 
 
 

日志

 
 

杨键掷出缕缕青烟  

2009-09-21 21:58:36|  分类: 日记及书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山脚下池塘里的荷叶,
只有一点点干燥的声音了。
十几天的雪,
也没有遮住一片枯荷。
 
雪无边无际,
它比雪更无边。
它虽会变成一团烈火,
但这火不是它点燃的。
 
大片的云飞来,
一罐药
因灰暗而愈显湿润。
 
它在山顶打碎了,
寒冷而孤单。
一条小路静悄悄向上。
 
  (杨键《青山》)
 
 
  晚饭前,收到了《山花》(2009年第8期下半月),首先读“诗人面对面”栏目:一篇杨键的访谈和他的十二首诗。不比读庾信的《枯树赋》,我一时难以衡量它到底写得好不好,一下子失去了标尺似的,但是读到其中杨键的《枯树赋》,我还是有办法权衡利弊、拿捏高下的。我看过几篇力推杨键诗歌的散文,但是,大多是在认真地打一个赌,围绕着他的可以被谈论的观念兜圈子,算是卿卿我我的得体表态。我有机会就跳过它们去看那些诗,想验证什么。在这篇名曰《母亲的病痛是我的桃花源》的访谈中,可以看见一个被散文细细梳理过的诗人,他明显地倾慕自己观念的独特性,并保持着这种独特性,乃至于看上去他的诗是这种观念的绝对产物,而不是相反。我想,如今很难让他相信“城市化”对于芸芸众生的些许好处了,他已经给出了断论:“一种大的中国式的文化格局不存在了”。就我的本性而言,不太愿意跟这种看起来颇具顽念的诗人切磋,苦口婆心,最后也只是徒生一块概念的荆棘。说服了人,不见得诗法高明了得,说服不了人,反而有助于诗的节外生枝。在我看来,情况还不至于太糟糕,因为我们这些人还有许多义务去割除正道两侧的杂草。关于“正道”,杨键会有一个初步的自我判断:他正走在正途之上。这条道路使得他的写作与古代杰出诗人的耕耘连成一体。然而,我认为他的诗略显庞杂,离纯正之风还有一步之遥。在写作时,那种在他看来过于清澈的观念不断抛来绣球,导致他要做到应对自如,并且与早先的观念保持一致,乃至于读者较少发现他的诗集中会有显眼的例外。我觉得不少年近不惑之年的诗人都已定型,更乐于啜饮自己观念的独特性与新颖性,不知不觉自认为走的是尧舜之道,自然就中规中矩,实际上,摆在当代诗人面前还有一项艰巨的任务有待完成:分行的奥秘到底在哪里?也就是说,我们还要殚精竭虑地去思忖、汇总流露在一首诗中的诗学问题以及遗失在这首诗之外的其他章法。我觉得杨键的不少作品过分信赖已有观念的恩惠,在章节过渡、流转时,有失规整,走的是野路子,仔细衡量,可谓与其所持观念有所抵触,算是小小的自我消耗。我对当代诗歌的乐观情绪可以从这个方面找到一个依据:我们有能力也有机遇去重新认识诗的性质,我们务必去发现合乎我们生存环境的语言法则。比如如何来判断《青山》这首诗的优劣,就值得你我细细掂量我们的美学尺度到底有多少,简言之,如果我们对一座青山的描写近似于杜甫的着魔,可谓步入正轨,如果我们反其道而行之或探明了一些岔道,也算得上正道的合理补充,但是,只要我们自认为法外无法,失去了更高的标杆,我们就被圣人认为走上了邪路。顺便说一下,这本杂志上十二首诗,有着明显的一致性,尤其是“我”这个主语的频频露面以及作者对行与行之间切换手法缺乏更多尝试的耐心,导致了它们合乎一个人的内心,却未能彰显一位诗人多姿多彩的才能。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