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朵文集

moodoor@163.com

 
 
 

日志

 
 

兴奋地与阮籍取得了联系  

2009-09-21 08:33:18|  分类: 日记及书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虎踞龙蹲纵复横,星光渐减雨痕生。
不须并碍东西路,哭杀厨头阮步兵。
 
  (李商隐《乱石》)
 
 
  作为同行,我们也不免见到乱石,并记录这种见闻。但不少时候,我们无法动手,不知道如何开始吟咏它。先前众多咏物诗的经验都不奏效,这堆沉默的石块将测量我们的意志。但我们可以先来看看诗人李商隐是如何构思的。他并没有从对象的数目上入手,而是直接描述他所看到的形象,我们注意到,他为了达到目的,首先就赐予它们生龙活虎的生命。顿时,骚乱的石块们体现出某种秩序。但很快,他就意识到活泼的石块很可能太有人情味,而损害他预留的主旨。他立即削弱它们的雄姿,又把它们变成一堆紊乱却又受到外力侵蚀的石头。它们被拿掉了思想,尽管隐约能见它们的发海。接下去,该如何发展呢?要么,事先他确实想好了阮籍的典故,要么在那种情景下,乱石的尽处早已是泪海,惟有一个人能消受,他兴奋地与阮籍取得了联系。如果在当时,“乱石”不必然地与阮籍这个历史人物发生关联,那么,他应感到这一次诗中的播种与史料的传达,在动容方面,不分伯仲,或许前不久,他刚刚重读了阮籍的故事,这一次正好派上用场。于是,石块变成了铺路石:如今,人们不再关注石块与路的其他关系,而是顺从他的思路,自以为也听见了阵阵哭声。限于这一场合的你我,从此对乱石有了成见。我们将生活在夹缝中:诗中被抚弄过的乱石与历史上那个乱世。我们很难从我们亲眼所见的另一堆乱石中忘却这首诗的影响,除非我们患有诗学健忘症。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