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朵文集

moodoor@163.com

 
 
 

日志

 
 

读一读亚当·扎加耶夫斯基的诗  

2009-09-17 10:52:37|  分类: 日记及书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一读亚当·扎加耶夫斯基的诗 - 木朵 - 浪淘沙
 
我读一首中国诗,
写于一千年前。
作者谈到整夜
下雨,雨点敲击
他的船的竹篷,
以及他内心终于
获得的平静。
现在又是十一月,一个
有浓雾的铅灰色黄昏,
这仅仅是巧合吗?
另一个人正活着,
这仅仅是偶然吗?
诗人们都十分重视
获奖和成功,
但是一个秋天接着一个秋天
把叶子从那些骄傲的树上撕走,
如果有什么剩下来
也只是他们诗中的雨声的
低语,
不悲不喜。
唯有纯粹是看不见的,
而黄昏趁着光和影
把我们遗忘一会儿的时候
赶忙把神秘的事物移来移去。
 
  (亚当·扎加耶夫斯基《中国诗》,黄灿然译)
 
 
  昨晚,哄儿子睡好后,已是八点半,我上网做点什么。半个月来,或一个月、一季、一年,我几乎是不停地写,但是这会儿我又颓丧起来;又被写作的无用性所纠缠。没办法,我只得把自己的诗作一首首排列开,倒数着去阅读它们。尽管布鲁姆·哈罗德说过“强劲有力度的诗人不可能屈尊成为一名他作品的读者”,但是,我还得遵循我们这边的一条古训,“从哪里失去的,就从哪里找回来”,我必须通过阅读自己的写作痕迹,来寻得丝毫的安慰;简言之,我希望其中一些诗能经得起最糟糕心绪下的时间的检验。我静静地消耗着时间,除了读旧作,我已不知上网还能干点什么令人激奋,有些东西写得太露骨,有些作品中的手法今天看起来太做作,有些则可以立即删除。如果一连读到几首不如意的诗,我就控制不住坏心情的跌宕,我怀疑自己能不能继续作为一个诗人存在下去。有困难、也寂寞,但希冀的立柱一时找不到,我的心半死。另一半明显处于弱势。我太熟悉自己在诗中做过的手脚,那些小搭环、小把戏、小巧的双关……都构成了日后写作的阻力,我还有什么办法摆脱它们?这几天,眼瞅着学院池塘里的荷花,却不能立即写出一首诗来,简直懊恼极了,也没有好伙伴一块去观赏这一亩荷叶,只是像游魂在附近出没,却不敢触摸它们身上附带的早期诗人的杰作。关掉电源,已是晚间十点,看了一会儿电视,便睡在睡姿难以预料的儿子留出的小小空间,心里想,明天要去读一读亚当·扎加耶夫斯基的诗。
  评论这张
 
阅读(32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