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朵文集

moodoor@163.com

 
 
 

日志

 
 

陈律的新体操  

2009-09-14 22:07:35|  分类: 日记及书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陈律的新体操 - 木朵 - 浪淘沙

 

盛大才刚打开。所有高于水、沉于水的青碧,比夜浪更起伏地
托起天王塔般的寂香,冲刷天上白晕,地上浪子的古墓与失魂。
 
  (陈律《六月五日夜西湖观荷》)
 
 
  杭州友人陈律近来发力于“两行体”的写作,似有独创这种体裁的法规的决心;关于类似体态的写作,或许我们还会想到奥登的“轻体诗”,或乔叟首创的“英雄双行体”(heroic couplet),或绝句。他一下子写了许多,很快就构成一个小册子所需要的数目了。我旁观着他如何在其中加大观念的含量。就这种在两行之内(甚至不惜把每一行写得很长,来容纳本来四行才能装得下的信息)完成诗意的凸显或窝藏的办法,我首先会想起庞德的《在地铁车站》,次之,则是顾城的《一代人》。我认为和我年纪相仿的诗人们应当有气魄去进行文体的构思与发明,在我所接触的当代诗人中,陈律恰好是一个雄心勃勃的作者,他几乎要把自己的一生全部奉献给诗神了。这种两行体究竟会有怎样的魅力呢?能是一座无尽的矿山吗?陈律提到了“诗的阴阳”这个关键词,或许他要在“1+1”的简单模型中实现全部的诗学设想。如果我们也试着去写一首两行诗,会不会感到太短促,好像一下子还没有掌握浓缩的技巧?从一个同行的角度看,我首先关注的是他在这种体态中的变化多姿的可能性,比如形容词这种修饰的叠加效果、两行语义上的转承方法、押韵的显著性、是否明显觉察到意象派的诱惑、拉长的单句如何产生美感、在对应一桩事实时会否力不从心、它的不可替代性在哪里……等等问题。
 
这几张脸在人群中幻景般闪现;
湿漉漉的黑树枝上花瓣数点。
 
  (庞德《在地铁车站》,飞白译)
 
或许,同样是夜间观荷的心得,他可以试着写上三四首,以观察自己能够从几个角度观赏“两行体”的脉搏、韵味和度量。把一首诗写成这种短小的内容与形式综合体,是不是重温戴着镣铐跳舞的良训?比如在这首诗中,他的侧重点是什么?他最担心的是什么?人与荷的关系是否得体,或者说,这里是否存在一种崭新的自我观照的途径?我倒是希望看到陈律能够在几番尝试之余,用散文形式写写心得,或者就用这种两行体来阐述自己的诗学观念。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