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朵文集

moodoor@163.com

 
 
 

日志

 
 

玩转文学风车  

2009-08-30 14:43:44|  分类: 日记及书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送孩子去潭前,出门前找出黄灿然翻译的卡尔维诺《新千年文学备忘录》。我觉得可在孩童们嬉戏时忘我地读上几页。黄灿然序言《在兼容中锐化差异》中,流露了这一言论:“当今中国小说家和批评家多数不懂诗,尽管他们谦称自己不读诗;或谦称自己不懂诗,事实上是不读诗。”听起来很解恨,虽然对“多数”这种措辞还有些敏感,但他确实吐露了对一个怪现象的坦率见解。在我看来,一些旁征博引的批评家如果谈论或使用到古典诗歌,还不会立即现形,因为这里有一个关于谈论或使用的安全传统,但是,一旦要用到当代诗歌,或者打算借助一首新诗(哪怕是一个小节)来概述某个观点,就一下子凸显出浅薄的底色,这些人的品位自然就藏掖不住了。朋友们一方面私下里传言某人是散文高手,诗论功夫十分了得,但是,看一看这个被谈论的作者所使用到的或者称赞的诗句片段,我就得到了一份扼要说明,对此人诗学底子也就心里有了底。撇开“当今中国小说家和批评家”不谈,即便是当代诗人,我也嫌其中不少人缺乏写作的虔诚,也就是我很看重的诗学自觉性;没有风格的时候,使劲去赚取自己的风格,好不容易有那么一点情调,却又一双鞋子走到底。这一观感实际上还可以上溯到所谓的“第三代诗人”,我认为那些看起来鼎鼎大名的早期诗人,后劲不足者不乏其人。我希望看到一位勤于修炼的诗人,他时时比他的读者先看到自己定型的风格,并决意练就其他的绝艺来改善它。无论是“不懂诗”,还是“不读诗”,这般现象似乎在证明离开诗歌也能玩转文学风车。有的诗人所呈现的近作一眼看去,就是在进行有意为之的尝试,在反复省视已有的常识,有的诗人始终封闭在三板斧的套路中,实验室里只有一套早年购置的试管,有的诗人一经提醒就能主动发现诗的新体形,有的诗人耽于沉闷的体操并反唇相讥于他人的忠告。我所要说的是,关于新诗的种种生机的发现,当今诗人还有许多聪明的工作尚未展开,我乐于看到那些自我形象陆续被发明出来的诗人,他们总在服务于诗神各种刁难的要求。对于小说家,我没有什么忠告;但是,就批评家的家用琵琶,我倒有一些小小建议,必要时要勇敢地把整张脸露给人家看,在实施又一次批评活动前,不妨想一想文体上的可塑性,也就是说,要像小说家库切那样,在每一部小说的创作中,小心地量体裁衣,首先用力的是对熟悉的体裁进行重新的丈量。当然,最希望看到的情景在于,诗人之间相互的书面批评应显示出阅读一首诗的新方法,不以投其所好为写作的初衷,对于文学批评的种种观念至少你应当知道在三个地方寻觅,简言之,在一个批评者的头脑里首先要具备三种关于批评开展的形态,方可操持这种体裁。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