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朵文集

moodoor@163.com

 
 
 

日志

 
 

陶诗研究(301——305)  

2009-08-29 21:46:50|  分类: 《陶诗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试想你我也回到昔日居所,会有何感想?是不是明显地觉察到诗绪流淌在左右,好像这般回归很容易唤起一个恢弘的写作传统?我们仿佛很熟悉也很便捷地处理此类题材。但是,具体到感觉的承载物,我们会发现选材与匠心方面的差异;也许,你会从一棵分别多年的梨树上找到人与物关系的流变,而我会从一位老邻居的家庭变故中寻找归来时刻的见面礼。他的处理几乎是不动声色的,不过分倚靠某一情景来塑造故土的风貌,而是均匀地分配情愫给所见之物。

他首先强调了一种“悲伤”的情绪,这种情绪几乎是一种普遍的反应,也容易被许多人接受,乃至于读者不需进一步来问:悲从何来?在措辞安排上,“悲”摆明立场之后,罗列了种种现象,似是悲剧的节目表,又是因果一体的汇合。我们从中既可以判别他悲伤的等级,又能眺望他显露内心的步骤。

由于他把个人的悲伤寓居在寒暑相推的某种客观属性上,不知不觉,读者已不再紧缩愁眉,而是顺着他诗句的螺旋梯,从悲走向另一种情绪:“恐”。我们同情他把悲伤客观化,并且理解这种重返故地所显现的时间的震荡,最终,他对处于不同时间条件下的一种事物的看法,变成了大家都能接受的对时光的惋惜之情。

于是,“常恐大化尽”与“常恐霜霰至”都是一首诗后一阶段的神色,他通过坦承这种恐惧,为诗的铺排搭建了一座桥梁,悄悄地完成了诗句之间的逻辑转换,也即在“悲”与“恐”这两种情绪之间的淤泥,已被人所周知的某种渺小感所运载干净了。我们乐于摆脱自身所处的现实时刻,跟随他所布置的网点,分享他快速从路旁杂草中抓到的一截截时间等价物。

总体来看,作为一个归来者,他并未惊扰四周,也不去刻意追求某一特别的景点所代表的富有个人意味的信息,而是大大方方地交代一个像他这样的人应当如何卸除背负的乡愁、一首记述故地重游的诗较为有效的手段有哪些。他对旧日痕迹的每一步追寻,并没有变成连番铺陈的排比句,而仅仅是一次笼统的声明,这种节俭的风格既是有着类似遭遇的诗人的借鉴,也为有心人更新文学感受预备了一排台阶。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