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朵文集

moodoor@163.com

 
 
 

日志

 
 

最后的苏珊·桑塔格  

2009-08-02 21:29:40|  分类: 日记及书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后的苏珊·桑塔格 - 木朵 - 浪淘沙

 

  我几乎买了所有苏珊·桑塔格的中译散文集,而还没有去买她的小说。我更喜欢停留在对作为一个文学批评家的苏珊·桑塔格的印象上。我已不记得最初是谁或哪篇文章使我开始注意这个杰出的女性。能记得的是托当时还是女朋友身份的妻子,在省城书店单独买回了《反对阐释》这本论文集,我正是在这种类似单独约见的气氛中开始接触这个人的。她的书,涉足的领域,有一些是我不感兴趣的,但这时我会留意她怎么说:关心她的措辞如何一波三折。最近买来的《同时》,是她“最后一部”有关“随笔与演说”的散文集,在书的序言中,尽管她的儿子声明“未来几年还会有苏珊·桑塔格的其他著作出版——日记、书信、未结集的文章”,但我觉得她的最重要的散文怕是已经翻译完毕,尽管她不停地写,却只能写这么多——饱受文思的折磨,那曲折的弹簧终于随着生命的枯竭而停息了运动。由于近期没有其他的替代读物,我已经连读了《同时》两遍。我更乐于读到她对某一个文学主题的高谈阔论而推演给人的鳞次栉比,比如其中的《关于美的辩论》、《文字的良心》、《世界作为印度》,而四篇书评中我只是逐字逐句读了《爱陀思妥耶夫斯基》,另外三篇我读不下去,因为我对她所谈论的那几本著作知之甚少,惟一细读的这一篇,我已经在她所发现并推荐的《巴登夏日》这本书的序言中已经读到,我也恰好买了库切的《彼得堡的大师》这本小说。我也一直关注陀思妥耶夫斯基能够被怎样讨论。另外一篇我很喜欢的《关于对他人的酷刑》,则在另一个单行本《关于他人的痛苦》(也是黄灿然翻译)和《书城》杂志上反复读过。其中的《摄影小结》不如从别处看到的《论摄影》那般有一种原生的魔力。一本书,有一些篇章可以不读、不计较,却并不影响读者对作者(也包括译者)的好感,这真是怪事。实际上,我们不能对这个女性提出更多的要求了;我说的是散文上的诉求。要真正了解她,或许应该去读她自许的小说集。这个现象对我们这些不懈做工的后来写作者是不轻的告诫:尽管你对诗的思绪连绵,并决心写更多的散文,但是,真正可以形成无限印象的还是诗。我也在这些年力求文学批评的写作不逊色于诗,但是,从等同于一个无边无际的宇宙的效果上看,散文世界常常是有限的,处处都能摸到它们湿润的边界,而诗与诗的结合所形成的小乾坤,才是诗学的不言自明的载体。最理想的境界是,诗就是对诗的介绍,就像我们的圣人,只在诗中狂想,无需一本解释诗的诗话附寄给读者一片片宽心丸。我也深深感受到对诗的领悟要有所进展,必须长期沉浸在一种连绵之势中,一方面借助非诗的体裁维持这种不间断的感觉,至少要让自己觉得始终在写着,说不准就有神奇之笔出现,另一方面就是要不断摆脱世俗生活中太过浓烈的非诗气氛,并尽可能转化这些消极的因素,使之能服务于诗,加强诗在实际生活中的魅力。在一个个反例就要褪去诗的光彩时,应利用沉思的力量,扭转这种颓势,并增加诗在日常生活中的意趣,在任何的困难来袭之前,都可以设置一道诗的屏障,使得漏过来的那些蛮横的力量要么失去了轱辘,要么被看成诗的缤纷素材。时至今日,对于周边亲情与习俗的观察,那些稍显特殊的属性、那些突然冒出几句特殊的话的人、那些在内心世界倍觉无助的人,在最后,我发现他们需要的安慰其实只有诗:一种被妥善使用的语言。那些过于任性的人,一旦能够在诗中兑现他们的形象,他们才显露出来到这个人间的宝贵意义:他们作为天使的成分,经过诗的发酵,总能从他们自私自利的种种行为中脱离开来;这也正是我所谓的诗具备的一种怜悯能力。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