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朵文集

moodoor@163.com

 
 
 

日志

 
 

前见卡瓦菲斯,后见布罗茨基  

2009-07-31 08:09:13|  分类: 日记及书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并不喜欢《布罗茨基谈话录》,这是我对“访谈录”或根据对话录音誊写的文稿这种体裁缺乏信任所致,2003年开始,我也通过电邮方式访问了不下二十位当代诗人,可是,积累的资料越多,我心里越是犯嘀咕,并最终打算放弃这种劳动方式。要让访谈录妥当地转换成一种我所倾慕的散文,还存在不少阻碍,我一时还找不到有充足说服力的范例,即便是赫赫有名的《歌德谈话录》也不能打动我,倒是博尔赫斯“八十忆旧”中的呢喃令我动容。另外,访谈录还需要二人的精心配合,太熟悉并不比太陌生更利于工作的开展,这里似乎要靠一些幸运。不过,布罗茨基《文明的孩子》这本散文集掷地有声,显示出非凡的功力,对我的教谕良多,有了它,我不难想像他的诗会有怎样的眼界,尽管我断断续续看了一些被翻译成中文的他的诗,一时难以产生好感,但从未磨蚀我对这本卓越的书的感情。我不时建议我的朋友去读这本书。最近读到的一篇散文,《钟摆之歌》,则没有收录在这本书内,他对卡瓦菲斯诗集的描摹,依然是出手不凡的,阅读的过程中,我总有一种将其中某些话占为己有的贪欲,就我目前手头上所有的这本《卡瓦菲斯诗集》(黄灿然译)而言,我可能对第一辑情有独钟,在谈论卡式风格时更乐于援用这方面的例证,缺乏对希腊历史或有关宗教知识的了解,使得我在阅读第二辑中的不少诗篇时并无追根溯源的兴起。由布罗茨基这位见多识广的同行来描述发生在卡瓦菲斯身上或经由卡瓦菲斯之手而发生的历史烟云,是令人信服的,当他说到,
 
  到本世纪初,卡瓦菲斯已获得那种客观的、尽管适当地含糊的冷淡语调,他将在接下去的30年间,使用这种不带感情的语调。他的历史感,更确切地说,他的阅读品味,支配了他,并为他提供了一个面具。他读的是人,更是诗人。在这方面,卡瓦菲斯是一座希腊人、罗马人和拜占庭人(尤其是普塞洛斯)的图书馆。他尤其是一个钟摆,在涉及公元前最后三个世纪和公元最初四个世纪这个时期里希腊—罗马互相影响的文件和铭文之间摆动。正是前者的中性节奏和后者高度形式化的哀怜,造就了卡瓦菲斯风格独特的用语,造就了这种介于纪录与墓志铭之间的混合物。这种措词,无论是应用于他的“历史诗”或应用于适当的抒情题材,都会创造一种奇怪的真实性的效果,把他的痴迷和幻想从唠叨中拯救出来,使最朴素的言辞染上了克制的色彩。在卡瓦菲斯笔下,感伤的陈腔滥调和惯技变成——很像他那些“贫乏”的形容词——一个面具。

我觉得事实正如此,其他的概述不出其右。他对“钟摆”的第二次运用在于一次对读者的告诫:“如果明白到卡瓦菲斯并不在异教与基督教之间作出选择,而是像一个钟摆在两者之间摆动,则我们对卡瓦菲斯的诗歌将有更透彻的理解。”我的阅历甚浅,生活中并无大起大落,日常所受到的内心煎熬类型(即便是因某些写作而附带的骄傲形态)都是琐事的作用结果,很难想像自己也置身于一次跨过国境的流亡进程或一次与顶尖诗人的交谈中,会变成一个怎样的人。就我当前波澜不惊的人生来说,要理解一些非凡的经历与经验,就必须找到一种快速从现实生活中疏离出去的办法,推己及人,才有幸去他人的履历上考察自己碰到巨大的风浪时会有多大的膂力。我也不想因窥探了他人的沃野,因其长势喜人,而丧失了自己对劳动的激情,我希望自己能与之并肩而行。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