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朵文集

moodoor@163.com

 
 
 

日志

 
 

初秋即景  

2009-07-26 07:31:00|  分类: 新诗且新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父亲早早开锁,从晨雾中
取出一碗醇酸漆,他想像
中秋这寓所会有多么皎洁。
他似乎爱上了一门手艺,通过
刷子,就能找到日光的木檩。

母亲坐在荫凉处提醒他
哪儿漏了轻轻的一抹。
仿佛是他们在布置自己的新房,
而非他们的次子即将于下月完婚。
他们的次子正在客厅阅读,

或在厨房捉一条显形的壁虎。
梯子突然一响,父亲的暴烈就
降落在地,砸着这季节轻浮的光线。
母亲在窗下的松影中说:
“不要太着急。”她有三十余年

驯养狮子的经验。而父亲说话
像一挺机关枪,一匹脱缰的马,
连十丈之内的蝉也被惊吓走了。
上午的空气们正在用砂布
擦洗旧锁、秋叶和围墙,

那咔嚓声与父亲的劳作同一种节奏。
次子坐在红色请柬上,他一遇见
温差,就流鼻涕,帮不上父亲的忙。
父亲也不让他插手,只是偶尔叫唤
他跑跑腿:拿一把老虎钳,或上街

买四张砂布。他坐在沙发上读
福克纳的小说,当天也是
某一灾难的三周年忌日,
他拧松了纸页间的闸门,油漆着
一个世界;而他的父亲一天的

目标仅在于把次子的
新房擦拭得更新——像一座银白色的
城池。母亲在楼下久久仰望,
白光正敲打着丈夫的手臂,
正午就能完工,目标近在咫尺。

(2004)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