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朵文集

moodoor@163.com

 
 
 

日志

 
 

叶芝  

2009-07-25 21:41:32|  分类: 素描与访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叶芝 - 木朵 - 浪淘沙

 

  我们在与他人的争辩中创造修辞,却在与自己的争辩中创造诗。我们不像修辞学家一样有自信的声音,时刻记挂着自己曾经或可能击倒的群众;我们只是在犹豫之中歌唱。在至为崇高的美面前,着迷于自身孤独的认识,我们的节拍颤抖。我也相信没有一位好诗人曾经以取乐为人生的最终目标,不管他的生活是如何荒唐混乱。我有两个年轻时期的朋友,约翰逊与道生,同样放荡不羁,一个是酒徒,另一个是为女人而发狂的酒徒,但他们也具有庄重的人格,逐步寻找人生的出路和觉醒。他们在艺术与人生中都持续地对宗教信仰心领神会。我也没有读过、听过或见过任何滥情的人能够成为诗人。那另一个自我,无论称其为反自我或者对立的自我,只会在那些不再被蒙骗,而且有着真实的热情的人身上出现。滥情主义者其实都是讲求实际的人。他们相信金钱、地位和婚姻。他们对快乐的理解就是忙着工作、忙着玩乐,除了眼前的短期目标,其他一切都可以忘掉。他们喝着遗忘之水,从中找寻欢乐;至于醒觉、幻象、现实的启示,传统给我们另一个名字,叫做“极乐”。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