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朵文集

moodoor@163.com

 
 
 

日志

 
 

诗学股份制  

2009-07-22 07:21:45|  分类: 日记及书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读者指出我的诗中饱含一种怎样的特色或我自己腻烦了近来常用的措施时,我立即想到了某些更正的手段,隐隐约约,我计划着,在日后的素材中试种另外一些幼芽,但这时,并无具体的情景,不知道下一首诗会触及精神的哪一个层面。事实上,有时口占一首诗的前三行,来不及采取对常规措施的避让方式,又用了旧瓶装下新涌现的酒泉。比如,一直以来,我对诗中开展的人与物的关系,对行与行之间过于透明的交代而引起的跳跃性较弱,心存芥蒂,一直准备在以后的写作中来那么一下子,换一种太不思议的模样出来见人;我宁肯做一个风格多元化、不容易被人捉摸的作者,而不打算拥有一把万能钥匙,插入事物千差万别的锁眼。我在写一首诗时,就能明确这是在跟诗神签订一份怎样的协议,在哪些方面我做出了妥协,哪些地方我又得到了便宜,不过,这是不是一份最佳协议,还得靠日后使用的效果来证明。之所以读到一首佳作,就忍不住撰文叙述其中的妙诀,是因为我多少有一些担心:这首诗的作者也许没有意识到(也就是缺乏诗学方面的自觉性)其中到底有几个方面的天作之合,此外,还有怎样的一片海域有待解决后顾之忧。实际上,一旦我明显地从诗中感受到作者的自觉与自信,就会孤芳自赏,不流露诗学股份制的贪念。比如这两日刚读到的杨铁军《妆台秋思》、牧斯《警察》,都是诗人多种观念的出色纺织。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