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朵文集

moodoor@163.com

 
 
 

日志

 
 

陶诗研究(286——290)  

2009-07-20 17:26:42|  分类: 《陶诗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何为农活的意义找到依凭?作为一个似是而非的农夫,他将如何削弱这种身份与贫寒的关联性?在此,他并不打算为中央政府的农村政策提供一揽子方案,也没有功夫去改善这种社会角色的精神面貌,因为他止步于宏大叙事,而把思想的矛头对准私人的盾牌,于是,我们看到的是他对自身疑似农夫的这种身份模糊的可能性,进行了分辨。他必须把自己从语言的弱势群体中解救出来,设法给予自己从事农活劳作的精神矢量:一方面,“道”与“贫”关系上的定论,他要摆明自己的态度;另一方面,他必须赋予自己在田间的一种可爱的形象,并不打算完全混迹于农夫的集体无意识之中。

诗一开头,就拿来先师的遗训,使得这首诗的心态要比上一次“即理愧通识”时的心理更为明显、确定,诗立即获取了一个确定的方向,既可以为之申辩,也可以快速构建一组环绕先知者的逻辑关系,帮助诗赢得一条情感管道。

成为一个农民,这种即将到来的时刻、身份,将损害现在的时间意义和所是的身份,他必须为自己矗立人世谋取一种合乎道理的时间:在即将成为农民与从现有的自我形象中滑出去这两种可感知的时间点之间,他还有没有一个机会,获得内心的安稳?答案是确定的:做一个忧道的农民。延长从眼下时机到真正成为一个普通农民的过渡期,使自身毫不做作,在农民所接壤的贫寒地带,种上一垄道德的大蒜。

与彼时的愧疚相似的是,在此,他表示出一种言辞流转所必需的谦逊。他声明自己做不到圣人那一点,但又不致堕落成一个丢失了原则的泛泛之辈,他提示读者生活的夹缝中还有另外一条小径。发现这样的夹道,并不困难,关键是如何把它描述出来,同时还得兼顾它的不同凡响。

他考虑到了周边可以存在的几个角色,一般意义上的“农人”、问津的“行者”、一块饮食的“近邻”,他根据这些角色与自身互动的可能效果,来勾勒自己身处其中最有可能的一种形象:一个关上柴门,独自观赏什么或为何长吟的准农夫。而这扇“柴门”的树立,使之有机会在真实的农耕生活之余变成长沮、桀溺一类的高士。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