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朵文集

moodoor@163.com

 
 
 

日志

 
 

音律狮王身上的一只跳蚤  

2009-07-10 07:47:57|  分类: 日记及书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于杜诗中的平仄问题(包括拗体),我并无出色的办法去摸索,一直以来都是弃之不顾,对于我这样的读者,律诗中的音韵不再是我称之为“节奏”的全部,我必须凭借当代读者的细腻感受,去发现能通达自如的节奏感,找到一首诗的语调、口吻、呼吸、脉搏所依赖的可见的载体。当我跟朋友们讲,这首诗的调子很舒缓、亲切时,我的出发点在哪里?我缺乏平平仄仄方面的受教育背景,如果要扭转这一劣势,就得买来《王力语言学论文集》一类的著作来看,使自己变成音律狮王身上的一只跳蚤,但这一方面的进展谈何容易,于是,我必须另谋出路:通过倚重诗的其他元素,来平衡自己在音律方面的艳福太浅之遗憾。当专家苦心研究杜诗中的拗体现象时,我常常不为所动,只是以门外汉的姿态了解有这么一回事就行了。比如,我就知道了杜甫是一个早于同时代诗人遭遇非常态情况的早育者,他是一个踏踏实实进行自我教育的诗人,在写作的同时完成了诗学体系的自觉架构。至于他的拗体诗执拗得怎么个样子,我现在缺乏参照物,基本上看不出他的故意到了何等程度。我更看重的是他诗集中弥漫的自觉充分,简言之,就是我经常着迷的:诗与诗学的互证。在我琢磨杜甫的一首绝句为何这般开启时,我如果要去考察这方面的悬疑,肯定就能找到适当的方法论,但是种种引诱之外,确有一丝隐忧:如果他恰好是从音律方面(或反音律立场)入手,也即他自觉性的爆发点始于音律上的阵阵涟漪,我就一无所知,很可能出现令人难堪的误读。为误读争取合法的权利,虽然说得上一个办法,但多多少少显得底气不足。这个现象也令我格外茫然,像我这种一心一意专伺诗神的人,糊里糊涂写了不下十年,还对杜诗中的重要枢纽蒙昧无知,其他人又当如何?难道在今人与杜甫之间,始终要有一个精通考据的专家陪侍左右吗?我常想,要是有一间现实的教室,详略得当地介绍音律的深浅,而我又能免除俗务的缠绕,得以置身其中聆听教诲,那会是多美的人生境遇!不过,当我致力于《杜诗制宜》的写作时,我冒险选择了自我诗学的触类旁通这一条路,也即,我想确定一下当代诗人可以怎样来阅读杜诗,以及这些途径在诗学王国里能不能容身。身处一个正在讨论杜诗格律的场合,我往往不苟言笑,而非得发言不可,我优先采取的措施是,以今人的写作经验,来推断古人写作前后的所思所想,称之为高古,最终要落实在你我今世的写作实践之中。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