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朵文集

moodoor@163.com

 
 
 

日志

 
 

罗兰·巴特打的预防针  

2009-06-05 22:54:33|  分类: 日记及书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窗外皎月当空,洗完澡,本想睡觉了。但还想写点什么。今天读了整整六个小时的有关“江西诗坛”的诗与文,直到明显地累了,坦率地说,好东西太少,不能刺激人;可是,又答应了友人,要按时写好这篇散文。傍晚,在黄颇路的小餐馆用膳之后,到岳父家,妻儿还在别处做客,于是得以提前一个半小时返回住所;借着这份清静,利索地从所摘录的引文与页码信息中整理出这篇散文的头绪,命名为《系船应有去年痕——江西诗学六十年回眸》。用的是王安石的一句诗。写出了开篇的前两个段落,就算找到了眉目;光是这两个自然段,就耗去了两个小时。只怪以前对这些素材、诗人太陌生。下午读得累时,靠《杜甫全集》解困,那时,呆呆地看着桌面,盘算着还要不要写“杜诗制宜”这种孤芳自赏的玩意。我对古诗、新诗的解读,只能算找到了一个相对可靠的方法,但还不便打保票,说这是作诗的秘诀。写了一篇短评,寄给诗的作者看,有时,那人会感谢,似是世间竟有半个知音,有时,人家也只是应承个三言两语。我这方面早有心理准备,是罗兰·巴特打的预防针。之所以,我要写一首诗的批评时清心寡欲、聚精会神,就是想使得诗与文糅合在一块,即便脱离了诗的作者的约束,这篇散文还有足够长的生命力。不知为何,每当读到有特色的诗篇,就会自以为发现了幽情,能言他人所不能言,不知困乏地写出心中的念想;比如今天读到杜甫《万丈潭》,我就立即在笔记簿上写了几个句子,似乎不快点反应,就会丧失了冲动,重又陷入无尽的犹疑之中。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