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朵文集

moodoor@163.com

 
 
 

日志

 
 

耳畔激辩犹在  

2009-06-30 07:11:25|  分类: 日记及书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刷牙之后,我突然想到了“内心的强大”这几个字。在明摆着的问题后面,是否还布满悬疑与玄机?比如,一群人不读书照常活下去,这个问题的背后,有一种关于悲欢离合的合理解释吗?生活中被想像出来的压力,迫使我省视诗的利弊,权衡来权衡去,然后,把权衡进程中的得失与心理变化,又变成诗的肥料,在现实问题并无聪明的解决前,继续写下一首带着新情况的诗;可是,我还不敢承认这是强大的内心在起作用,我总是犹豫地看着写诗的能力与实际表现。我可能因什么事而真正终止写作呢?到目前为止,似乎人生的位置还在小小诗坛上——这是我替自我发明的一种身份和一个能自由进出的地方,而不是群聚的某个场所。还没有什么力量,能把我从写作这种劳动所形成的常年关系中疏离开来。即便是耳畔激辩犹在,我也能在较好的状态下顺便写一首诗:在完成这首诗的过程中,我相信诗是能减缓某些现实压力的,能说服人去相信诗始终眷顾的事理,但是,在诗的最后一行确定之际,我又变成了房梁上的那只“首鼠”了,不知下一条路在哪里。我想变出一群可爱的读者,却又想把合格的读者限定在最少的数目上,在写作中提及一个具体的人,我总是注意着自己是如何描写她,话是不是说得太重,会不会有损她的形象;我知道,这样一个被涉及的人,她也许并不会看到这些文字,但我依然不放心,我必须权衡写作中的评价是否偏向于利己主义:当我说一个老人太吝啬时,我就不免陷入自我形象的肯定过程中——我是不是一个贪得无厌的人、吝啬的人?自己没能从那里得到什么,于是,就下了定论,而没考虑其他的可能性,这就如同你不喜欢康乃馨,去看医生时,一听说他最喜欢这种植物,就疑心他的医术:以自己的偏好来断定一个对象的品性,这常常就是自我烦恼的起源,而内心强大的人,不会在此久久流连,他一定是宽宏大量的:在他看来,任何个性在具体的一个人身上或其谈吐中的显现,都是值得肯定的,这种个性是你我无端性格的一部分。一旦发生在自己身上,你就会老老实实静默不言,如果是这样,你就不难体察到人际关系对一个人的世界起到了怎样的作用,而判断一个人的好坏,最终会回到自我判断这个起点上来:如果你看不清高处花朵的模样,不妨先检查自己的气垫是不是出现了纰漏。你对一个露脐的女士表示反感的同时,切勿责怪制衣厂的审美机器出了问题。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