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朵文集

moodoor@163.com

 
 
 

日志

 
 

陶诗研究(271——275)  

2009-06-15 14:23:40|  分类: 《陶诗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一次步入人生岔道时的声明,借助诗这种载体,顺便予人一种奇特的印象:诗,适合用来损耗权势的魔力。恰恰因置身宦海的暂时性,以及进退自如的主观能动性,从而保留着诗缝合一次胸襟破绽的机会,也只有诗,在这种处境下,才足以承担刻画一个更为真实的自我肖像的使命。

“暂与”、“聊且”这种修饰声明的副词,融合了客观上附身政坛的必需与主观上欲迎还拒的坚决,体现了一种妥协色彩,但又因纳入诗的方寸之中,反而增添了一首诗的立足点:别看他当前站在这里,可他随时都可以站在那里——这里、那里,不正好为诗的崭露头角提供了多角度的立场吗?

这种咏怀诗是否也曾在最初得到任命消息时出现过,而如今遗失了?我们当然好奇于“曲阿”这个中转站所赋予诗的某种转折效果,现在,他走入了人生的中途,前方目标明确,但与襟怀无关,却又不能意气用事,打道回府,就在这种轻重缓急的权衡中,诗,参与了冲突的调解。

他首先设计了自己的“弱龄”形象,并在“自得”与“屡空”之间搭建了可以自圆其说的逻辑关系,以便把自我形象可能遭受毁灭的概率,减到最小。本来是这样一个人,如今是迫不得已,请勿见怪——他提醒“高鸟”、“游鱼”,这次出行并非价值观的面目全非。

这首诗很可能传播到了官方——那位招聘他来服务的官吏——手里,算是事先签订了一份用工协议。可以说,那个上司看到这首诗,并不会气急败坏,反而会心生嫉妒,期待着通过挽留诗人的身体来留住这颗滚烫在诗中的心魂。但看上去,这首诗不是写给这位潜在读者看的,也不像答复友人们的困惑,仅仅是以一次旅程把自我再度翻查、过滤一遍。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