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朵文集

moodoor@163.com

 
 
 

日志

 
 

陶诗研究(246——250)  

2009-05-28 20:35:11|  分类: 《陶诗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也许“岁暮”予人太浓烈的印象,也许这位“张常侍”的诗作中包含了太多的曲折,在两股力量的作用下,他开始了一反常态的回馈,在这里,不再有芳菊与青松,而是首先听到了疾奔的骏马顿然收住了脚步——诗的第一形象就在动静结合上完成:似乎在骤行骤停的骏马身后,泉水屡屡发出劝告。这匹马、这口泉也许确有其事,但他很快就令读者了解到新旧交替为诗营造了怎样的眨眼与功夫。
 
这是在谈论“无常”。或者说,他在示范如何找准角度来谈论变化无常的人世,而无常恰巧是这个世界的常态。在他随后列举出的例证中,既有写作当时的自我现况,又可结合张常侍诗中的表情,而远眺窗外也是不时之需。
 
从骤骥到飞鸟,他一直保留这首诗所需要的气势,好像他就是骤然回顾的那位骑士。长风起、寒云没,这是他心目中真实的外景,也是他熟悉的调色板,继而,山中飞鸟归来,便是朴素人生观的再次辨识。他寄托在“飞鸟还”这一形象上的信仰经得起友人的频频俯瞰。
 
也许受到了所唱和的诗作的影响,他一改过门相呼、有酒斟酌的邻里关系,而概论了“民生”的非常境况——这一宏大的插曲并非这首诗意图得到的一个结论,反而像自我价值观之所以这般的因由展示。正因为民生的艰苦,他不便勾勒出饮酒作乐的场面,而是把自身的处境也陷入某种类似的匮乏之中。

诗总得为自己找到出路,于己于人,都是最低要求的宽慰。于是,在这首诗的结尾时,他利用了“有”、“增”这些积极元素进行了因果链的解围。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