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朵文集

moodoor@163.com

 
 
 

日志

 
 

答江子  

2009-05-27 19:17:10|  分类: 日记及书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江子:
 
  你好!似有一枚闹钟挂在窗边,稍有曙色,就提醒我八月底要把这篇文章拿出来,“江西诗坛六十年”对我来说可谓白手起家,我初步的考虑是写一部小小的诗学史,而不是“江西诗人史”,也即,由于缺乏一条红线,一以贯之,甚至以省域这种地理属性来囊括个性不一的诗人,也不是最聪明的办法,我不打算按照郭韦求《芳林新叶催陈叶——江西新诗创作五十年》的体例来收集有突出风格的本省诗人,这是我短期内难以完成的工作,我的侧重点可以是设法找到各个时期(比如“建国十七年”、文革后的八十年代、九十年代以及新世纪初期)的代表作,阐发其风格的历史意味与诗学价值的契合、背离,分析其根源,并纳入到我国新诗六十年这一更壮实的范畴内,来省视江西诗坛的有无、巨细。你兴许知道,我在文学批评这种体裁中总有文体上的自我反顾,我希望一篇批评文章在体例、风格等方面,有崭新的发现,我受不了束缚。这一点,我只怕届时令你为难,误了你的出版计划。我视之为一次另起炉灶的考验,并恰当地流露出年青一代诗人对早期诗学的认识;我心目中的这篇散文(我喜欢称“文学批评”这种体裁为“散文”,严格来说,是言之有物的诗学散文——一种经过改良的古代诗话)不只是流于形式,参与一次聚会的应酬之作,不是找到茂密林子里的嶙峋与矍铄,而是当代作者对六十年逝去光阴的条分缕析,以便找到我们今人的安身立命之本。
  你的来信还提到苏珊·桑塔格《关于他人的痛苦》这本小书读罢“还是觉得隔”,我似乎提前从中察觉到将来我这篇散文会造成的“隔膜”。我一直觉得苏珊·桑塔格的文章直接、开阔,在文本运转中思路清晰、伸缩自如,她可以在理屈词穷之际,找到被新鲜落叶覆盖的脚印,乃至于看上去她有一点咄咄逼人;尤其是她抛弃了学究气,在吸纳他人素材方面,显露了不必炫技于显山露水的写作伦理。要是我们坐在咖啡馆一下午,逐段逐段地读她一篇文章,或许我能证明她离我们有多么近。可能是你我阅读的口味有所不同,我正在读你的散文集《在谶语中练习击球》,其中不乏你的写作渊源的坦陈,可以帮助我更了解你。等收到你今天寄出的包裹,我们再谈其他的念头。祝你端午节快乐!我今天取出朱熹的《楚辞集注》来读,算是复习一个古老的传统。你呢?

 

木朵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