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朵文集

moodoor@163.com

 
 
 

日志

 
 

陶诗研究(241——245)  

2009-05-21 17:43:23|  分类: 《陶诗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与赠别殷姓友人不同,在这里,这位“羊长史”似不是友谊的泉眼,而是一位去乌托邦的特使。并不攀爬友情的常青树,而是托此人给历史风云三鞠躬。这便是赠别诗的一种,以友人的去向为吟咏目标,扩展赠受两方的意谓半径。

也正是这位“羊长史”将“衔使秦川”这个消息刺激了他,乃至这股冲击波遮掩了分别时刻的其他热浪,如一只硕大的鹧鸪,清晰可辨地把他引入对一个未曾涉足的领域的畅想中。依赖于这种赠别的规格,他酝酿许久的、对一个历史素材的写作构想终于得以成行。

尤其关键的是,在这首诗中包含着他的世界观:从对历史的认知,过渡到对自身与这种早期文明的关联度的考察。拜托一个朋友,到了远山脚下,替他给山神烧一把香,这种心理的产生需要怎样的现实土壤?他已意识到变化不居的时间正把自身也纳入历史余迹的洪流之中,他这时的欲望仅仅是找到文明的渊源,把自身存世的意义稍稍修葺一新,其态度跟传统文化所要求的谦逊作风、认祖归宗的迫切性相吻合。

至于这位友人会不会如约祭拜山神,已不重要,有了这首诗所呈现的心曲,他的思想包袱看上去就轻了不少。

除了诗中频频显露的迟疑,他在回应“言——意”关系时也感到在深谷的荒芜中无从下手,摘取到紫芝的冷僻。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