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朵文集

moodoor@163.com

 
 
 

日志

 
 

正好装下他的奉寄  

2009-05-19 18:06:08|  分类: 《杜诗制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江阁邀宾许马迎,午时起坐自天明。
浮云不负青春色,细雨何孤白帝城。
身过花间沾湿好,醉于马上往来轻。
虚疑皓首冲泥怯,实少银鞍傍险行。

  (杜甫《崔评事弟许相迎不到应虑老夫见泥雨怯出必愆佳期走笔戏简》)


  不少诗人缺乏这方面的能力:把一件事交代得恰如其分。换言之,一种顽念认为,诗写得繁复、缠绕,才见真功夫,正如另一个陋习认为简单才与诗意匹配。就一个诱因,可以生发出怎样的脉络,使之与惯有的审美取向相称,这一问题在杜甫这里,已经得到了完满的解答。这首诗就像一台油印机,为众多读者印发了同一份声明:银发如何通过乌黑的油墨描绘出来?确实,他保持了幽默的原始风采,不至于滑腻,也不成为生硬的卖弄。这时,随意给他一块赭石,他都能化险为夷,使无尽的光辉汇聚在它身上。他已经无所不能,他能为参商创造会晤的良机。值得读者注意的是,什么因素帮助这首诗达成初衷?每个人每个时刻都面临着一件事情,他应如何采取手段,使之变成诗中的一件事?诗参与了这件事,提出了宝贵的意见,可是多数人并没有注意。顺从这首诗所折叠的交友心得,也许能看到每件事情在诗人那里都已经有一个褶痕,想像枯燥的午后,在乡邮政所,那位机械工作着的信差有节奏地给每一封信盖上一个邮戳。这确实是它们之间的一个明显界限:诗意蓬勃与索然无趣。也许那位信差每次右拳下落的瞬间,他都盯住了一寸诗意。他利用一次略似自我宽慰的关照,将自身置于一件起伏不定的未来事情中。他何尝不是完成了一种普遍的生活经验的吐露?临危不乱,他遵守了讲清一件事必需的法则,亦可说,他创造了这个法则,其中也包含着他对诗如何开头的思忖。如果他加重了戏谑的成分,这首诗就可能变成了一封俏皮的信,正因为他注意到了这一层危机,并矫捷地避开了它,这首诗才在虚实结合中依然保留着当初写作时蓄势待发的样态。他一开始就得到了一颗心,在那支小狼毫之外,早已存放着三个立足点,以备不时之需。从某个角度臆测,一位挨边六旬的老人还能小心翼翼地捉住事物用来互相交织的毫发,已是不可多得的用心良苦,而这份心思,已经失却了上千年。当他假设诗的理想读者会为之一哂时,这首诗便受到了制约,却又在读者的案头悄悄放上一份空白的合约,以达成原诗与惟一之诗的混同。惟一的、仅此而已的,这便是他不少诗作一个共同的特征,舍此之外,不再有更好的章法。那事实所允诺的信封正好装下他的奉寄。对于当代诗人而言,它不亚于一种信仰,关于寸长尺短,关于“短章达我心,理为识者筹”(《毒热寄简崔评事十六弟》)。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