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朵文集

moodoor@163.com

 
 
 

日志

 
 

称赞的责任  

2009-05-19 18:47:54|  分类: 细读和断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初七日,我们坐在使人慵懒的沙发里谈论命运
这时,父亲推门而入
朋友忙礼貌地掐灭烟蒂、中止了谈话、起立并向父亲致以问候
父亲要到另一个房间去
他走过时,地板上留下了一片因为泥泞而来的树叶
朋友关心地问起父亲的年纪、健康
我忽然觉得父亲有些老了
比如说他干重活时,越来越懂得借力使力
接下来我们的话题似乎很难继续深入
朋友起身准备离去
并婉拒了我的晚餐

  (金辉《命运的隐喻》)


  我的确看见了许多青年如昙花一现,他们在一个四处摸索的时期写出了出色的诗篇,而这些杰作看上去比他们的实际年龄更为年长;或许,杰作的一个特征就在于未来的面貌提前实现。金辉正是其中之一,在2003年前后,他独自完成了一次喷发,低沉得难以散布到空旷中去;可以说,在这一时期他从田野拾起的诗篇中不下十首充分显露了一本小诗集应有的匀称、得体和深邃。原本以为在此基础上,他的前途不可估量,就他这些诗篇中存在的美德也好,纰漏也罢,在紧接而来的五年内,必定得到妥善的安排,也就是说,一种日臻完美的风格持续震撼读者的心灵。然而,从目前的讯息判断,他与那些中途离场的青年才俊一样,悄然退却。这时,我宁肯相信他在辽西大地深藏起来,为日后的再现积蓄风度,正如陆机《文赋》所言“或虎变而兽扰,或龙见而鸟澜”。从我的立场看,找一找半途而废的因由时,我总会受到如此引诱:诗人之间的相互鼓励与敦促逐渐减少。我也一直在探询:那些年长二十岁的诗人为何噤若寒蝉,没有负起责任,对他的出众表现给予及时的赞许?人们偶尔谈论“传统”,而对这一代沟置之不理。苏珊·桑塔格在《写作本身:论罗兰·巴特》中对罗兰·巴特的赞许是双倍的责任:“……他暗中承担了发现不熟悉的新事物以便加以称赞的责任(这就需要与通常的趣味相左才成);或者是用不同的方式去对一件熟悉的作品加以赞扬。”我当然知道“年长二十岁”这一界定是不严谨的,仅仅是一种隐忧的简单表述,但至少显示出:一座孤儿院的存在使得当代文学举步维艰。看似一种缺乏人情味的不幸,然而又是一种文学观念的再度确认:文学从来都是孤军奋战。“选择了文学生涯,就选择了孤独”这一观念仍然阴魂不散。于是,新的预示出现了:同一时代的青年彼此赞美,犹如在浴室里互相认出各自的健壮。可否因此武断地认为:这一代缺乏一个“父亲”,使得人人命运叵测却无所适从?文学批评也许是一位“亚父”,但要比范增更善于因势利导。现在,我重提往事,初衷之一在于向质疑致意。一种青年风格的产生必须有紧跟而来的壮年风范、老年风骨添砖加瓦,使之不是真实接力棒的一小截,而是完整的人生。另一种观感也许是:有关这类题材的写作仅限于在青年时期进行,稍有逾越,就失去了活力。类似猜测的存在恰恰在于试验田里缺少了最佳人选。一段时间之后,又一些青年需要年长他们二十岁的同行及时去赞许时,这样一首诗可以拿来展览,金辉与他的同一时代的诗人如同“哑父”不言自明,提醒这些青年注意到一个近似的青年时期确实存在过,尽管快得无影无踪。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