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朵文集

moodoor@163.com

 
 
 

日志

 
 

潜泳比赛  

2009-05-19 18:47:03|  分类: 细读和断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麻雀温柔的乡村生活
在茂密的叶簇间穿梭

你站在离它们不远的地方
它们会“啁啾”“啁啾”
第一句是“甜蜜的春天来了,永不想着死亡”
第二句是“我爱你,但不心伤”

在不远的地方
麻雀中的好姑娘按钟点梳装
她的一生已放有另一棵树上
浑身的血液正汩汩作响

麻雀斜着身子飘来
是晚香熏人的时刻
它们追风,和空气猜拳,一天的劳累
带着零星的幸福回到软草上

树上有它们嶙峋的街道
和它们永生难忘的家
拉亮淡淡的星光,或者完全熄灭
一转身拥着自己的爱人
爱人的梦里满眼的孩子在奔跑

  (林北子《麻雀温柔的乡村生活》)


  诗人楼河私下跟我说过不下两回,要是林北子得到恰当的介绍,柏桦会由此成为次要的诗人。此言既表明了两位诗人的命运,又告诉我这儿有两种相近的风格在竞赛。不过,在我看来,这个观点还有丝丝绝望的气息:可惜的是,两位诗人差不多都停了笔,另有其他的营生,避开了更多场合上的角逐。在江西,林北子是1990年代最好的诗人之一,尽管他的大部分诗作只在朋友们的嘴角流连。我本不想再细读他的诗,一方面是出于呵护,生怕反复的碰击会使之破碎,另一方面我曾在一场关于“短命的文学创作只会有短命的文学批评”的辩论赛上显身,不经意沾上了悲观论调。面对旧日子里的咏叹,我的眼前仿佛浮现出一口静寂的泳坛:那矫健的脚尖已经退场。现在,貌似裁判的批评者看着平稳的水池,就像一位日日排水、蓄水、消毒、清扫的义工,渴望着再起波澜与浪花。由此可见,批评不小心就相当于制造涟漪。
  读者的提防心理使我百口难辩,我不知该如何介绍这位诗人的全貌,也许你并不在意这首被挑选出来的诗,而且对于“最好”的加冕略有腻烦,只当它是朋友之间的相互嘉勉。甚至,你认为我对这首既定的诗的风格的感知充满了对该作品的历史性及其在编年史上的位置的意识,疑心我要在坚硬的新诗史上摁下一颗螺钉。这首诗摆放在此,确实是友谊的见证,也是美好岁月陆续缺失的减压阀;同时,它还显示出自我的独特以及对随后写作风范的长期召唤。如果你同意诗可以是一根接力棒,就会注意到它的长处。我不知谁揽下这份责任,继续去完善类似风格的抒情诗,在池边,林北子和柏桦已脱下泳衣。
  有时,小型聚会上我听见这样的观点:一位诗人要是有十首诗可以留下来,那他就是他的时代的见证人。听上去,不像是经过严格的庭审得出的判决,而是一种与统计学无关的挺身而出。不知道怎样才表明一首诗“留下来”了。粗粗估算,林北子应该有十首诗留给他的朋友们反复赞叹,然而,如果他有五十首、一百首佳作,那会是怎样的局面?显然,作为经历过1990年代的诗人,他的作品不可避免地反映着那个时代——那个他认定的时代,而不是普世;他的“麻雀诗篇”首先是他的爱情的结晶,准确地说,是不可轻易得到的爱许诺给他的一条捷径。现在,普通读者读到抹去了写作日期的这首诗,一下子找不到跑表,不知道它究竟有多么神速,连诗人扑通一声扎入水中掀起的波纹也不见——关于诗最初的申诉,谁最有义务去聆听?如今,时过境迁,诗人也隐身,留下的只是慢动作回放。或许,眼尖嘴利的读者偶尔提起的不是泳姿,而是那个时代的泳池包容过多少赤子之心。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